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九地篇

您当前的位置: > 研究必备 > 军事术语 > 九地篇

九地篇

衢  地

中国古代军事地理术语。《说文解字》释:“衢,四达谓之衢。从行。”“衢”本义是四通八达的道路。如《吕氏春秋·离俗》:“每朝与其友俱立乎衢,三日不得,而却自殁。”《楚辞·九思·遭厄》:“蹑天衢兮长驱,踵九阳兮戏荡。”“衢地”在军事地形领域指的是周围与多个国家相邻、四通八达的作战地域。“交合”,指的是广泛结交邻国,以期得到多方帮助。广泛结交诸侯的目的在于增强己援、削弱敌人。曹操注:“结诸侯也。”王皙注:“四通之境,非交援不强。”如《九地》释义为:“四达者,衢地也。”武经七书本作“衢地合交。”贾林注:“结诸侯以为援。”张预注:“四通之地,旁有邻国,先往结之,以为交援。”汉简本在“衢地交合”前无内容。

孙子从战略高度把军队作战所经地域分为“散、轻、争、交、衢、重、圮、围、死”九地,概括出不同兵要地理特点及其对官兵心理的影响;提出灵活应变地采取作战指挥等规律性要求。孙子认为,抓住时机,先行占据衢地,可获得地缘战略优势,因“先至而得天下之众。”在衢地有利于广交朋友,多方结交诸侯,以为已援,可使自己处于有利的战略态势和有益的战场态势。《九地篇》:“凡用兵之法,将受命于君,合军聚众。圮地无舍,衢地交合,绝地无留,围地则谋,死地则战”、“衢地,吾将固其结。”孙子认为,在衢地作战,应注意强化与邻国交往,加强自身的军事结盟。如《尔雅·释宫》:“四达谓之衢”,即先到达的一方就可得到周边诸侯援助的地区。杜牧注:“我须先至其冲,据其形势,结其旁国也。”杜佑注:“先至其地,交结诸侯之众为助也。”汉简本作“而得天□之众者,为矍。”后孙子又补充道:“衢地,吾将固其结”,即在衢地用兵作战,要千方百计地巩固与诸侯列国的结盟,以获得更多的战略支持。王皙注:“固以德礼威信,且示以利害之计。”张预注:“财币以利之,盟誓以要之,坚固不渝,则必为我助。”孙子十分重视军事同盟对于战争胜利所能形成的有力态势,并为积极营造该态势而努力不已。汉简本此处为“矍地也,吾将谨其恃。”

孙子有关“衢地”的论述,强调的是在不同地形条件下作战指挥应遵循的基本原则,强调要根据不同地缘政治条件下的利弊环境,以及不同地形条件下官兵不同的心态,选择正确的处置态度以及适当的战法。后世有关地缘政治的论述,如英国地缘政治学家麦金德就是秉承了孙子有关“衢地”对于国家生存乃至于未来发展之重要影响的战略论断。

圮  地

中国古代军事地理术语。《说文解字》释:“圮,毁也。”“圮”本义是毁坏、倒塌。如《尚书·尧典》:“方命圮族。”(方命,抗命、违命。)《后汉书·崔琦传》:“陵长间旧,圮剥至亲。”“圮地”在军事定性领域指的是低洼之地,难以通行。通常指的是遍布沮泽,难于通行的地形或路段。

按照用兵的普遍原则,孙子认为,“凡用兵之法,将受命于君,合军聚众;圮地无舍,衢地合交,绝地无留,围地则谋,死地则战。”至于在“圮地”地形上的应有作为,孙子在《九地篇》论述道:“山林、险阻、沮泽,凡难行之道者,为圮地”,即山林、险阻、沼泽等难于通行的地区,都属于圮地范畴。梅尧臣注:“山林、险阻、沮泽之地,不可舍止,无所依也”、“水所毁圮,行则犹难,况战守乎。”张预注:“险阻,渐洳之地,进退艰难,而无所依。”曹操注:“水毁曰圮。”汉简本此处为“行山林沮泽,凡难行之道者,为圮。”孙子对“圮地”上部队的作战行动提出了合理化建议,如《九变篇》所述“圮地无舍”,即在难以通行的地区不要宿营;如《九地》所述“圮地,吾将进其涂”,即在圮地形上部队要迅速通过。梅尧臣注:“无所依,当速过。”张预注:“遇圮毁之地,宜引兵速过。”汉简本此句为“泛地也,吾将进其□。”李筌注:“不可为沟隍,宜急去之。”张预注:“难行之地,则不可稽留也。”

孙子有关“圮地”的论述,强调的是在该地形条件下作战指挥应遵循的基本原则,强调要在道路难以通行的、驻扎有害无益的地形条件下,部队的行军、宿营等作战环境以及由此生成的稍显消极、懈怠的精神状况,都迫使队伍必须快速行动,而不能逗留于该不利的战场环境中。否则,容易受到敌军攻击,于己有害无利。

绝  地

中国古代军事地理术语。《说文解字》曰:“绝,断丝。”“绝”的本义是断绝。如《史记·刺客列传》:“未至身,秦王惊,自引而起,袖绝。”后引申为灭绝。如《诗经·大雅·皇矣》:“是伐是肆,是绝是忽。”后再引申为草木枯萎、水断流枯。“绝地”在军事地形领域指的是距离极为遥远、生命难以为继的作战地域。如《汉书·韩安国传》:“非危不能制,强弗能服也,以为远方绝地不牧之民,不足烦中国也。”后引申为极其险恶、毫无退路的境地。如《管子·兵法》:“绝地不守,恃固不拔。”从综合情况分析,“绝地”当属于《孙子兵法》所论述的条件最差的作战环境。

“绝地”,依《九地篇》所论是“去国越境而师者。”现在多指没有退路的状况。《九变篇》所述“绝地无留”之“绝地”,指的就是交通困难、缺水断粮、难于生存的作战地域。孙子的建议是,在难以生存之地区不要停留。《九地篇》认为远离本国领土,到敌国纵深作战的地域,与战略大后方形成地域性的远距离隔绝,难以获得来自己方国家强有力的经济支持和物资器材保障。曹操注:“无久止也。”李筌注:“地无泉井、畜牧、采樵之处”,无留,不要停留。汉简本无此句。在“绝地”上采取作战行动,孙子的主张是迅速、果断、决绝。

孙子所言“绝地”,论述的是在寸草不生、通行困苦、生命难继的地形条件下作战指挥应遵循的基本原则,强调的是要在军队前出和退守都极其困难的地域,参战部队官兵必须迅捷反应、快速行动,完成作战任务后应迅捷离去,而不能长时间在该地域待机或驻扎安营。否则,一旦遭受敌军攻击,不仅据守困难,且难以全身而退。

围  地

中国古代军事地理术语。《说文解字》释:“围,守也。”“守”的本义是四周围起来,使里外不通。如《左传·僖公三十年》:“秦晋围郑,郑既知亡矣。”后引申为包围圈。如《韩非子·难一》:“出围,赏有功者五人。”高適《燕歌行》:“身当恩遇常轻敌,力尽关山未解围。”“围地”在《孙子兵法》中指的是四面险阻、进退不便、易被包围且难以脱险的作战地域。

《九变篇》:“围地则谋”之“谋”,意思是巧设计谋。其对“围地”释义为:“所由入者隘,所从归者迂,彼寡可以击吾之众者,为围地”、“背固前隘者,围地也。”“背固前隘”指的是背靠险要地势而前临狭隘道路的地区。曹操注:“发奇谋也。”梅尧臣注:“往返险迂,当出奇谋”、“背负险固,前当厄塞。”张预注:“前狭后险,进退受制于人也。”汉简本无此句。围地的地形特征是入口狭窄,归路迂远,敌人易用较少兵力就可将我军围困并战胜的地区。何延锡注:“围地,入则隘险,归则迂回,进退无从,虽众何用?”张预注:“前挟后险之地,一人守之,千人莫向,则以奇伏胜。”杜牧注:“难阻之地,与敌相持,须用奇险诡谲之计。”张预注:“难以力胜,易以谋取也。”孙子认为在进退不便、易被围困的地区,需要运用作战谋略,使自己得以脱离险境,执行尔后的作战任务。后来的兵家则认为,在围地采取军事行动,易守难攻,只能采取奇谋妙计。且在围地即使拥有人多势众的优势,也难以有效发挥。他们秉持了孙子的建议,想方设法、赶快撤离。

在“围地”即四面险阻,易被围困的作战地域采取军事行动时,必须采取极具针对性的指挥谋略。如《九变篇》所言“凡用兵之法,将受命于君……围地则谋”、《九地篇》所论“围地,吾将塞其阙”等。适时夺占“围地”地形上的可通行缺口,不仅有助于士兵奋勇作战,而且有利于部队未来可能的退却。但上述多种企图的作战计划,不能使参战官兵所知晓,以免产生无心恋战以及消极应战的被动情形。曹操注:“以一士心也。”杜牧注:“兵法围师必阙,示以生路,令无死志,因而市之。今若我在围地,敌开生路以诱我卒,我返自塞之,令士卒有必死之心。”梅尧臣注:“自塞其旁道,使士卒必死战也。”汉简本此句为“围地也,吾将塞□□。”其实,关于如何利用“围地”地形条件,孙子认为“兵之情,围则御”,即士卒普遍的心理是,陷入包围就会竭力抵御。杜牧注:“言兵在围地,始乃人人有御敌持胜之心,相御持也。穷则同心守御。”张预注:“在围则自然持御。”汉简本此处为“侯之请,还则御。”由此可见,“围地”地形条件如果利用得好,反而会变成强大战斗力生成的关键枢纽。

孙子有关“围地”论述的是在通行困难、四面险阻、进退不便、易被包围的地形条件下作战指挥应遵循的基本原则,强调的是要在该地形条件下不能积聚过多的参战兵力,且作战指挥员必须发挥主观能动性,采取千方计策,实施万般谋略,加快作战行动的节奏,并激发参战官兵的昂扬斗志,使潜在的精神能量转化为强大的战斗力。

死  地

中国古代军事地理术语。《说文解字》释:“死,人所离也。”“死地”在军事地形领域指的是指无路可走、不殊死作战就难以生存的作战地域。通常指的是被高山、大水所阻,无路可供进退的地方。另有认为,“死地”指的是果断决策与快速行动则生存,否则就败亡的地区。在“死地”地形条件下,前受敌阻,背负险固,战则得以生还,不战则必败亡。贾林注:“左右高山,前后绝涧,外来则易,内出则难,误居此地,速为死战则生。若待士卒气挫,粮储又无而持久,不死何待!”梅尧臣注:“前不得进,后不得退,旁不得走,不得不速战也。”张预注:“山川险隘,进退不能,粮绝于中,敌临于外,当此之际,励士决战而不可缓也。”综上所言,“死地”与“绝地”地形的恶劣条件几近相同、相处无多。

《孙子兵法》所述“死地则战”、“疾战则存,不疾战则亡,为死地”,“无所往者,死地也”等内容渗透着相同的意思,即在走投无路的绝境就要殊死搏斗、死里求生,“战则存,不战则亡”,即必须奋勇作战,以求死里逃生。张预注:“投无所往,当殊死战。”贾林注:“力战或生,守隅则死。”杜牧注:“兵在死地,上下同志,不待修整而自戒。”王皙注:“谓死难之地,人心自然故也。”汉简本作“不调而戒”,其下无“不求而得,不约而亲”八个字。

孙子提出,战时要善于利用环境条件对人们心理产生的影响,最大限度地调动士卒的勇敢精神。必要时,还要施无法之赏,悬无政之令,以激励士卒的殊死斗志等。如在死地就要下决心,与敌拼死作战、奋勇拼杀、以死求生。如“死地,吾将示之以不活”,表明在该地形上作战,应向部队以及敌人显示殊死一战的决心。杜牧注:“示之必死,令其自奋以求生也。”杜佑注:“励士也。焚辎重,弃粮食,塞井夷灶,示无生意,必殊死战也。”孙子利用士卒“不得己则斗”的心理,主张用“死地”激发士卒斗志,提出了“投之亡地然后存,陷之死地然后生”的用兵思想,即把官兵投于险境,才能转危为安;把将士置于死地,方可起死回生。曹操注:“必殊死战,在亡地无败者。”梅尧臣注:“地虽曰亡,力战不亡;地虽曰死,死战不死。故亡者存之基,死者生之本也。”张预注:“置之死亡之地,则人自为战,乃可存活也。”可见,孙子的该主张旨在激发出参战官兵的潜在能力,并使后者在恶劣的作战环境中将主观能动性和精神作用力发挥到极限,以夺得作战的最终胜利。

在具体实践层面,孙子主张“兵之情,围则御,不得已则斗,过则从”,即要求作战指挥员巧妙利用士卒趋利避害以及殊死求生的精神心理,因势利导,甚至故意制造危地和死地,迫使普通士卒为生存而浴血奋战,以期实现绝地重生之奇效。除了通过军纪、绝境、死地等作战情境要素对士卒的心理进行强行设置外,孙子还把作战指挥者与被指挥者之间的心理主动趋同,即《谋攻篇》所述的“上下同欲者胜”作为战斗力有效发挥的补充条件。

争  地

中国古代军事地理术语。《说文解字》释:“争,引也。”“争”的本义是争夺。如《孟子·离娄上》:“争地以战,杀人盈野;争城以战,杀人盈城。”《汉书·高帝纪上》:“必欲争天下,非信无可与计事者。”后引申为竞争。如《史记·高祖本纪》:“上问左右,左右争与击之。”《后汉书·刘盆子传》:“百姓争还长安,市里且满。”“争地”在军事地形领域指的是“我得则利,彼得亦利者”,即敌我双方谁抢先占据,就对谁有利的地区。曹操注:“可以少胜众,弱击强。”杜佑注:“谓山水厄口,有险固之利,两敌所争。”梅尧臣注:“无我无彼,先得则利。”有鉴于这种情形,遇到争地,就应力争先敌占领;但若敌人已经抢先占据,孙子主张就不要再去强攻,即“争地则无攻。”否则,我军的进攻将会处于非常被动的境地。曹操注:“不当攻,当先至为利也。”梅尧臣注:“形胜之地,先据乎利。敌若已得其处,则不可攻。”在此情况下,我军应如《九地篇》所述“趋其后”,即在敌方已占据争地之时,要迅捷行动,急速攻击敌人的后路,这样有利于迂回实现夺占此地的目标。杜佑注:“利地在前,当进其后。争地先据者胜,不得者负。”梅尧臣注:“敌未至其地,我若在后,则当疾趋以争之。”

从广义上考量,“争地”通常理解为兵家必争之地。得到该有利地域,己军将因此获得较大的战术乃至于促成战略优势。而一旦丧失此地,己军就将陷入战术乃至于战略上的被动。从整个战争进程看,“争地”的得与失,将会在很大程度上影响或制约作战行动能否顺利展开,以及战争进程尔后演进对何方更加有利等。

孙子有关“争地”论述的是在得之大利、失之大损的地形条件下,部队作战指挥应遵循的基本原则。它是从战术层面着眼的,与此相类比的“衢地”则是从战略层面来衡量的。孙子就此强调的是,遇有“争地”出现,作战指挥员就应积极指挥、有效督战,采取万般谋略,加快作战节奏,促成我军以相较于敌军更快、更猛的行动,夺取该地并长久据有。“争地”是孙子创造的词语,其在后世的兵书中较少使用。

散  地

中国古代军事地理术语。《说文解字》释:“散,杂肉也。”“散”的本义是离散。是相对于“专”而言的。在《孙子兵法》中,“散地”指的是诸侯在自己的阵地上作战时所处的地势,如《九地》所论“诸侯自战其地者,为散地”,且针对“九地”的地形特征,从战术层面对部队行为举止作出明确规定,提出“是故散地则无战。”无战,即不宜展开作战行动。有兵家认为,士卒心理受作战环境影响较大。在本国境内作战,士卒在遭遇危机时容易逃亡,因此,在“散地”上不能恋战:国内作战,士卒怀生,应统一意志,需加强控制。曹操注:“士卒恋土,道近易散。”杜枚注:“士卒近家,进无必死之心,退有归投之处。”梅尧臣注:“我兵在国,安土怀生,陈则不坚,斗则不胜,是不可以战也。”贾林注:“地无关闼,卒易散走,居此地者,不可数战。”因此,孙子提出“是故散地,吾将一其志”的要求,即己方部队上下要统一意志、戮力同心、同仇敌忾。李筌注:“一卒之心。”梅尧臣注:“保城备险,一志坚守;候其虚懈,出而袭之。”汉简本此处无“孙子曰:用兵之法,有散”共9字。汉简本作“诸侯战□地为散”,其下无内容。“散地”一词属于孙子独创,在之前和其后的主要兵书中都未曾出现。

孙子有关“散地”论述的是在本国境内作战的地理条件下,实施作战指挥应遵循的基本原则。孙子认为,在该地理条件下,参战官兵精神容易涣散、队伍管控相对困难等可能情形,都会对战术行动形成制约。因此,指挥决策层应尽量避免该类型作战,且须强化对参战官兵的日常行政管理等。

轻  地

中国古代军事地理术语。《说文解字》释:“轻,轻车也。”“轻”是与“重”相对的。其本义是分量小。如《楚辞·卜居》:“蝉翼为重,千钧为轻。”司马迁《报任少卿书》:“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后引申为小、薄、微。如《韩非子·势难》:“贤人出拙于不肖者,则权倾位卑也。”诸葛亮《与参军掾属教》:“任重才轻。”后引申为稍微、徐徐。“轻地”在《孙子兵法》中指的是“进入敌方领土不深入”,如《九地篇》所云:“入人之地而不深者,为轻地。”入敌境浅的“轻地”是相对于入敌境深的“重地”而言的。此句意思是:进入敌境不深的地域采取作战行动,容易发生士卒遭遇危险时易于逃回的消极情形。王皙注:“初涉敌境势轻,士未有斗志也。”张预注:“始入敌境,士卒思还,是轻返之地也。”汉简本无此句。“轻地”是孙子独创的词语,在其他主要兵书中未曾出现。

孙子认为“轻地则无止”,即始入敌境,人心未固,应急速进军,宜继续深入,不要停留。梅尧臣注:“始入敌境,未背险阻,士心不专,无以战为。勿近名城,勿由通路,以速进为利。”李筌注:“恐逃。”且认为“轻地,吾将使之属”,即在轻地作战行动,要使部队阵营之部署紧密相连,确保作战信息的相互报知。梅尧臣注:“行则队校相继,止则营垒联属。”张预注:“密营促队,使相属续,以备不虞,以防逃遁。”汉简本此处为“使之僂(lou)。”

孙子有关“轻地”论述的是在进入别国境内较浅地域展开作战的地理条件下,实施作战指挥应遵循的基本原则。他强调的是,在该地理条件下精神容易涣散、官兵管控困难等可能情形,都会对战术行动形成制约。因此,指挥决策层应尽量避免该类型作战,且须强化对参战官兵的日常行政管理等。

交  地

中国古代军事地理术语。《说文解字》释:“交,交胫也。”“交”的本义是交互、交错。如《孟子·梁惠王上》:“上下交征利而国危矣。”后引申为毗连。如《战国策·赵策二》:“昔者先君襄主与代交地,城境封之,名曰无穷之门,所以昭后而期远也。”“交地”指的是道路纵横、地势平坦、交通便利的地区。另有解释认为:两国接壤之地叫交地。“交地”在《孙子兵法》中则指的是敌我双方都可以来往的地方。如《九地》:“我可以往,彼可以来者,为交地。” 陈皞注:“交,错也。言其道路交横,彼我可以来往。”杜牧注:“川广地平,可来可往,足以交战对垒。”

孙子认为在“交地”地形条件下,友邻部队之间应相互策应,不要断绝信息互通和行动联系,如孙子所述“交地则无绝。”曹操注:“相及属也。”杜牧注:“川广地平,四面交战,须车骑部伍首尾联属,不可使之断绝,恐敌人因而乘我。” 与此同时,在敌我双方都可往来的“交地”,部队应严密戒备、严密守卫,“交地,吾将谨其守。”梅尧臣注:“谨守壁垒,断其通道。”张预注:“不当阻绝其路,但严壁固守,候其来,则设伏击之。”汉简本对“交地”的论述缺漏文字较多。

孙子有关“交地”论述的是部队在进入到地面平坦、道路通畅、易于行军的地理条件下,实施作战指挥应遵循的基本原则。他强调的是,在该地理条件下,由于作战展开地域较为广阔,攻守面积较为宽泛,部队之间容易出现失联,敌军或可乘虚对我发动突击的消极情形。因此,指挥决策层在该类型地域指挥作战之时,队伍之间应尽量相互策应、高效互动,以提升对于攻守行动节点的有效掌控,表现出如常山之蛇“率然”般,即“击其首则尾至,击其尾则首至,击其中则首尾俱至。”在该地形条件下,部队行动的指挥有序、相互策应、机动协调至关重要。

重  地

中国古代军事地理术语。《说文解字》释:“重,厚也。”“轻”是与“重”相对的。其本义是分量大。如《老子·二十六章》:“重为轻根,静为躁君。”《后汉书·应劭传》:“夫时化则刑重,时乱则刑轻。”“重地”,在军事地形领域指的是深入敌境腹地纵深,背后有很多敌方众多城邑的作战地带。如《九地篇》:“入人之地深,背城邑多者,为重地。”另有解释认为:深入敌境之地,皆为重地。梅尧臣注:“过城已多,津要绝塞,故曰重难之地。”王皙注:“兵至此者,事势重也。”汉简本作“倍城邑多者,为重”,其下无“地”字。

孙子认为,当我方作战部队深入敌境纵深作战,部队的作战样式、保障方法、约束手段等,都需做出相应调整,如《九地篇》:“重地则掠”,即深入敌方腹地,粮食饲料以及装备物资等供给困难,需如《作战篇》所述“因粮于敌”,即在敌方征发或掠取粮草,就地解决部队粮秣问题。还需在敌人国境内解决武器装备的补充和修缮,以利于作战行动的正常进行。这与在自己国家境内实施作战行动是有着鲜明区别的。另有解释认为:在深入敌国、远离己军大后方的重地地形上,由于给养不继,故需抄掠敌国。从本质上讲,这只是前面主张的一种实现途径而已。梅尧臣注:“去国既远,多背城邑,粮道必绝,则掠畜积以继食。”王皙注:“深入敌境,则掠其饶野以丰储也。难地食少则危。”汉简本无此句。

不论在什么地域作战,粮食饲料和武器装备都是战争胜利的必须条件。所以,孙子所论的“重地,吾将继其食”,即在重地地形上应保持部队粮秣的供应,只是关键时刻予以着重强调而已。在“重地”作战不具备“兵马未动、粮草先行”等先天有利条件,所以,实时解决即时问题,就成为部队能否成功作战乃至于维持生存的首要问题。贾林注:“使粮相继而不绝也。”张预注:“兵在重地,转输不通,不可乏粮,当掠彼以续食。”后勤保障问题能否成功、顺利解决,对于战争进程乃至于结局的影响十分巨大。汉简本此处为“□地也,吾将趣其后。”汉简本对“重地”的有关论述缺漏文字较多。

孙子有关“重地”论述的是在进入敌国内纵深之后,部队实时作战以及后勤保障等方面指挥员应遵循的基本原则。在该地理条件下,孙子认为“入人之地深”,必须确保“继其食”,实现目的的有效手段为“则掠。”因此,指挥决策层在该类型地域指挥作战之时,队伍行为应当明显区别于“轻地”地形条件下的作战以及境内作战。“重地”一词为孙子首创。其后兵书虽多有使用,但意义已经有所改变,多用来形容具有重要军事意义的地方。

亡  地

中国古代军事地理术语。《说文解字》释:“亡,逃也。”“亡”的本义是逃跑、逃亡。如《左传·宣公二年》:“问其名居,不告而退,遂自亡也。”后引申为灭亡、消亡。如《左传·僖公三十年》:“然郑亡,子亦有不利焉。”《荀子·天论》:“天行有常,不为尧存,不为桀亡。”后引申为死。如《论语·雍也》:“亡之,命矣夫。”“亡地”在《孙子兵法》中指的是危亡之地,不殊死作战,必遭灭顶之灾的作战地域。

《九地篇》所论“投之亡地然后存,陷之死地然后生”,即把官兵投于险境,才能转危为安;把将士置于死地,方可起死回生。曹操注:“必殊死战,在亡地无败者。”梅尧臣注:“地虽曰亡,力战不亡;地虽曰死,死战不死。故亡者存之基,死者生之本也。”张预注:“置之死亡之地,则人自为战,乃可存活也。”且在该地形条件下,部队的管理与指挥、命令的拟制和下达等,较之于以往的作战应更为严苛。为了赢得作战胜利,在“亡地”必须处理好官兵关系,对作战信息进行选择性发布,如《九地篇》所言,将军对士兵应“犯之以事,勿告以言。犯之以利,勿告以害。” 汉简本此句为“芋之亡地然而后存,陷”,其下无“之死地然后生”6字。

孙子认为“人情之理”也是战斗力生要素。对军队处于不同情况下的心理状态细致分析后,在实践层面认为“兵之情,围则御,不得已则斗,过则从”,要求作战指挥员巧妙利用士卒心理,因势利导,甚至故意制造危地和死地,迫使普通士卒为生存而浴血奋战。“投之亡地然后存,陷之死地然后生”之绝命搏杀等残酷现实,如实描绘了关键时刻指挥技巧的精髓,也充分反映出孙子对战争之慎重态度。“亡地”是孙子首创,其后兵书中也屡被引用,但其现已不是军事术语。

中国古代军事地理术语。《说文解字》释:“以木横持门户也。”“关”的本义指门闩,引申为关闭,又引申为关塞、关卡,如《国语•晋语四》:“轻关易道,通商宽农”。再引申为人体要害部位,如《素问•空骨论》:“胭上为关”。“关”在军事地形学领域的意义为“关口。”如《九地》所述:“是故政举之日,夷关折符,无通其使,厉于廊庙之上,以诛其事。敌人开阖,必亟入之。先其所爱,微与之期。践墨随敌,以决战事。”此处的“夷关折符”指的是一旦正式宣布开战,就要封锁两国之间的关口,废除出入通行证件,封锁往来消息和进出人员。梅尧臣注:“灭塞关梁,断毁符节。”曹操注:“谋定,则闭关以绝其符信,勿通其使。”张预注:“庙算已定,军谋己成,则夷塞关梁,毁折符信,勿通使命,恐泄我事也。彼有使来,则当纳之。”汉简本无此句,其下无“无通”2字。

冷兵器战争时期,“关”在保护国家边界、维护国家安全方面的作用无可替代。因此,对于“关”的建设和利用,一直是国家最高决策者思忖虑想、设套布局的“眼。”围绕“关”的地点选择、设置布局、兵力投入、物资保障、通信往来等,都直接关系到国境的安危,影响到国家的稳定。所以,历来都为兵家以及军政决策者所重视。“关”现已不再是军事术语。

  

古代称熟悉地理路线而为军队带路的人为“乡导”,亦称“向导。”中国古代兵家非常重视乡导在作战行动中所发挥的作用,尤其是行军路线选择、情报信息提供等方面就更是如此《武备总要·卷五》:“兵行,乡导不可暂无。”《神机制敌太白阴经·卷五》认为,对乡导要“赏之使厚收其心,备之使严防其诈。”《水浒传》:“若非故老为乡导,焉得奇功一刻收。”

如《军争所言“不知山林、险阻、沮泽之形者,不能行军;不用乡导者,不能得地利”,合理使用“乡导”能使己方军队克服地形条件以及人文环境带来的不利因素,发挥地形条件以及人文环境生成的有利因素,使得作战行动取得事半功倍的效果。尤其是深入敌占区,实施境外攻势作战更需可靠乡导的带引和帮助通常情况下,“乡导一般由当地居民或敌方俘虏充任,且需要睿智、可靠、诚实。“向导”已取代“乡导”进入到现代军事术语之中。

焚舟破釜(亦称破釜沉舟

中国古代作战理论术语。“焚”的本义是放火烧。《说文解字》释:“破,石碎也。”“焚舟破釜”此处指的是,在作战前夕把煮饭的炊具打破,把摆渡的船只沉掉。此举在于显示勇往直前、血战到底的决心。“焚舟破釜”用作一种作战指挥谋略,经常能够激发出官兵中蕴藏的无限潜力。如《九地》:“帅与之期,如登高而去其梯。帅与之深入诸侯之地,而发其机,焚舟破釜;若驱群羊,驱而往,驱而来,莫知所之。”孙子论述的是谋略运用的手段,即通过上述举动,对参战官兵造成一种心理暗示,即在只能前进而不能后退、只能胜利而不能失败的条件下,必须前仆后继、奋勇搏杀,唯有致敌于死地,自己才有生的希望。这也成为对敌力量处于均势或劣势之时,以及作战部队处于极为窘迫、危险的作战地形条件下,指挥员做出的决绝命令。正如《九地》所述:“聚三军之众,投之于险,此将军之事也。”

“破釜沉舟”谋略的核心在于用置参战官兵于死地的办法,“绝去其生念”,抱定必死,进而奋勇杀敌、殊死搏斗、一战而胜。通常情况下,部队若在绝境中团结奋斗舍生忘死,就有可能以一当十以十当百从而实现绝逢生。如《吴子兵法·治兵第三》所云:“必死则生。” 

 《史记·项羽本纪》载:“项羽乃悉引兵渡河,皆沉船,破釜甑,烧庐舍,持三日粮,以示士卒必死。”项羽在巨鹿之战中一举破秦,采用的就破釜沉舟之法。但是,“焚舟破釜”不能在非危急关头使用,且不能频繁使用,否则,官兵的精神心理容易处于懈怠状态,从而导致在最危急关头难以鼓足士气,出现“烽火戏诸侯”那样悲惨的结局。

“焚舟破釜”后来改作“破釜沉舟”。该术语并未出现在《魏武帝注孙子》的内容之中。

顺详敌意

中国古代作战理论术语。《说文解字》释:“顺,理也。”“”的本义是理顺合理,后引申为认为合理。《论语·子路》:“名不正则言不顺。”《左传·文公十四年》:“齐公子元不顺懿公之为政也。”《说文解字》释:“详,审议也。”“”的本义是审查、弄清、详悉。如《孟子·离娄下》“博学而详说之。”《后汉书·杜林传》:“大汉初兴,详揽得失。”《后汉书·张步传》:“且齐人多诈,宜且详之。” 

《九地所论:“故为兵之事,在于顺详敌之意,并敌一向,千里杀将,此谓巧能成事者也”“顺详敌意”,指的是合乎逻辑地、详细谨慎地判明敌军意图,或假装顺从敌人意图,把敌人的行动引向极端,或引向己方预设之地,使出现判断失准和决策错误,然后伺机攻而胜之。杜牧注:“夫顺敌之意,盖言我欲击敌,未见其隙,则藏形闭迹,敌人之所为,顺之勿惊。假如强以凌我,我则不怯而伏,且顺其强,以骄其意,候其懈怠而攻之。假如欲退而归,则开围使去,以顺其退,使无斗志,遂因而击之。皆顺敌之旨也。”“顺详敌意”的实质就是对情报信息的掌握、研判和利用。无论是全部了解敌军的作战意图而做找相应准备,还是已经掌握敌军作战企图而却装作对此一无所知,并诱使敌军引颈朝向我预设的“圈套”而去,都属于军事情报的加工范畴。所不同的仅仅在于,前者属于对军事情报的常规利用,而后者则属于对军事情报的再加工、再创造而已。西汉时,匈奴首领冒顿灭东胡部落采用的就是顺详敌意”、骄而击之的战法。

践墨随敌

中国古代作战指挥理论术语。《说文解字》释:“践,履也。从足。”“”的本义是踩,后引申为因循。如《论语·先进》:“子曰:‘不践迹,亦不入室。’”后又引申为实践履行。如《左传·僖公十二年》:“往践乃职,无逆朕命。”《说文解字》释:“墨,書墨也。从土从黑。”“”的本义为黑色颜料,后引申为绳墨,木匠所用的墨线。再后引申为计划。如《九地所论“是故政举之日,夷关折符,无通其使,厉于廊庙之上,以诛其事。敌人开阖,必亟入之。先其所爱,微与之期。践墨随敌,以决战事”“践墨随敌”指的是在制定和实施作战计划时,要随着敌情的变化而不断地加以变化,机动应变,力争主动。由此得知,从某种意义上说,“践墨随敌”“因敌制胜”同工异曲。贾林注:“随敌计以决战事,惟胜是利,不可守以绳墨而为。”梅尧臣注:“举动必践法度,而随敌出伸,因利以决战也。”孙子极力反对僵化用兵和墨守陈规,主张灵活机动、变通指挥,且为此在《虚实篇》以较长篇幅来论述“水因地而制流,兵因敌而制胜。故兵无常势,水无常形,能因敌变化而取胜者,谓之神。”需要注意的是,此处之“随”并不是听从或服从对方,而是要根据对方的实际情况进行更具针对性的改变。

战场情势瞬息万变,既定计划就随着情况变化变更。作战方案的制定以及作战行动的实施,都必须遵循此规律。否则,作战行动就将难以进行,作战指挥必然陷于被动。三国时魏将曹仁率兵数万向东吴濡须进军,朱桓以五千精兵迎战数万之众的曹仁大军取胜,就是“践墨随敌”、因势用计、因情变通而获得的战果。

兵以情主速

中国古代作战理论术语。《说文解字》释:“兵,械也。从廾,持斤,并力之皃。”“”的本义是军事,此指的是用兵作战。《说文解字》释:“情,人之阴气。有欲者,从心。”“”的本义是欲望,后引申为情况情势,再引申为志向、愿望如《齐民要术·种谷》:“任情返道,劳而无获。”《说文解字》释:“速,疾也。”“”的本义是迅速快。如《孟子·尽心上》:“其进锐者其退速。”《九地所言兵之情主速,乘人之不及,由不虞之道,攻其所不戒也,论述的就是,用兵作战要抓住战机迅速行动,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出不意无备,方能实现克敌制胜孙子主张要“始如处女,敌人开户;后如脱兔,敌不及拒。”要以快速行动造成或扩大战斗力动态释放的强劲之“势”,从而夺取战场主动权。如《三国志·魏志·郭嘉传》:“太祖将征袁尚及三郡乌丸……嘉言:‘兵贵神速’。”唐顺之《纂辑武编》:“兵以速为策者,其机在速。”王鸣鹤《登坛必究·卷十六》:“兵贵拙速,不尚巧迟。速者乘机,迟者生变。”这里强调的都是一个“速”字,并将其视为打仗佣兵必须遵循的普遍规律

兵以情主速”不能一概论之,即不能作为作战用兵的唯一永恒性原则。须知,军队的行动迅速,必须建立在为将者多谋善断、充分把握敌我态势的基础之上,同时还要有较强的军事实力和机动能力否则,不仅不能实现既定目标,反而己方军队由于行动参差而易生混乱,从而为敌所制、被敌所败

由不虞之道,攻其所不戒

 中国古代作战理论术语。“虞”的本义是猜度、料想,后引申为准备、戒备。如《谋攻》:“以虞待不虞者胜”。不虞:无准备,料想不到。《说文解字》释:“戒,警也。从廾持戈。”“”的本义是戒备。《九地所言“兵之情主速,乘人之不及,由不虞之道,攻其所不戒也”,论述的是穿行敌人意料不到的道路或选择敌人意想不到的办法,攻击敌人没有戒备的地方或准备不到位的阵地。陈“此言乘敌人有不及、不虞、不戒之便,则须速进,不可迟疑也。”张预注“用兵之理,惟尚神速。所贵乎速者,乘人之仓卒,使不及为备出。出兵于不虞之径,以掩其不戒,故敌惊扰散乱,而前后不相及,众寡不相待也。”这与《计篇》所主张的“攻其无备,出其不意”不谋而合、异曲同工。

推崇攻势作战的孙子主张兵之情主速”部队行动要“乘人之不及,而“由不虞之道,攻其所不戒”则是“乘人”的最佳的用兵方法。如西汉初,韩信率兵攻赵。李左车向赵将陈余建议:“井陉(今河北井陉东)道路狭窄,战车不能并行,骑兵不能成列,以主力深沟高垒固守井陉,另派三万兵去截击汉军粮道,韩信进不能战,退不能走,又不能就地掠夺,哪有不败之理?”但陈余不听。韩信侦知此事,率兵通过井径,大破赵军。韩信的成功正是采用了“由不虞之道,攻其所不戒”的战法。又如三国末年,魏将邓艾涉远灭蜀,也主要是因其“由不虞之道,攻其所不戒”,而取得了出其不意之结果。

投之亡地然后存,陷之死地然后生

国古代作战理论术语。亡地:危险的境地;死地:无路可走的境地。投之亡地然后存,陷之死地然后生语出《九地》。此处指的是把士兵投入危险的境地,通过殊死搏斗才能得以生存,使兵士陷入无路可走的境地,竭尽全力才能保证活命。这句话指的是需要充分发挥作战指挥的能动性和创造性,险中求胜,死里逃生。从作战指挥层面看,它属于指挥艺术。但从精神心理分析,它却是一招险棋。成,则旗开得胜;败,则一溃千里。该战术原则在作战行动中的运用,应当充分考虑到参展人员的心态、心理、本能、潜能。否则,主观臆断和为所欲为将会使作战陷入盲动的“唯心主义”泥潭。

投之亡地然后存,陷之死地然后生”是经由战争实践辩证地总结、凝练出来的,包含深刻哲理性:当人处在危险的境地时,往往会百倍警惕、毫不懈怠;当人处于绝境时,往往会奋力拼搏,千方百计地求得生存。梅尧臣注:“地虽亡,力战不亡;地虽死,死战不死。故亡者存之基,死者生之本也。”该作战理论只是为殊死搏杀式的作战结局提供了一种可能性,而不是必要性。所以,作战计划的制定和实施务必全面、周详、系统、科学。

对于该作战理论,尚有吴子·治兵第三》:“必死则生,幸生则死”、《百战奇法·死战》:“凡敌人强盛,吾士卒疑惑,未肯用兵,须置之死地……绝去其生虑,则必胜”来每每强调、屡屡论证。它们都是对孙子这一战术原则的继承和发扬。《史记·淮阴侯列传》韩信将该作战指挥原则表述为:“陷之死地而后生,置之亡地而后存。”虽然与《九地篇》行文互倒,但意思一致。韩信更深谙此理,曾创“背水阵”而大破赵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