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行军篇

您当前的位置: > 研究必备 > 军事术语 > 行军篇

行军篇

  

中国古代关于战场侦察的军事术语。《说文解字》释:“相,省视也。从目,从木。”“”的本义是仔细看、审视、判断、观察。《管子·立政》:“相高下,视肥硗(qīao)。”《楚辞·离骚》:“悔相道之不察兮,延伫乎吾将返。”《行军篇》:“处军相敌”之“相敌”,指的是安寨扎营、是指观察、判断敌情。张预注:“自敌近而静,至必谨察之,则相敌之事也。相,犹察也,料也。”正如《左传·隐公十一年》:“相时而动。”

 作战行动之前以及作战行动之中,“相敌”观察判断敌情对于作战具体环节以及整个作战进程都十分重要,孙子总结概括出数十种侦察判断敌情的有效方法。孙子非常注重准确把握敌情,为正确决策提供依据,主张在战场上通过对敌方异常情况的缜密观察,以及透过现象看清本质的精确分析,来了解对手的兵力状态作战意图、尔后动向,从而对敌情做出准确判断。与此同时,孙子还从具体的操作层面提出了行之有效的“相敌三十二法”,即三十二种研判敌情的方法,要求对敌情进行周密细致的观察和分析,“去粗取精,去伪存真,由此及彼,由表及里”地作出正确的判断。在了解了敌人的真实情况和作战意图基础上,孙子还根据不同敌情在《计篇》中提出了许多克敌制胜的上佳对策,如“诡道”十二法等。可见,准确“相敌”是实现“因敌制胜”的有效途径。

孙子总结实践经验,归纳出战场侦察敌情的32种方法,即“相敌32术”:依据敌排兵布阵及动向、自然现象变化、战场景象、敌言谈举止、敌士卒状态、敌营垒表征等判断敌军的状况和企图。根据孙子对敌军表现、官兵关系、敌营状况、自然环境、飞禽走兽等情形描述的次序,可将“相敌”之术分为七组:行军征候8种;穷寇乱军6种;将领表现4种;军使往来3种;士卒状况3种;敌营情况3种;敌人企图2种。孙子“相敌32术”所列举的前17条,为战前侦察敌情的具体方法,列举了应戒备的事项,以便军队开进、展开、攻击、防御,并克敌制胜;“相敌32术”所列举的后15条,为作战行动中侦察敌情的具体方法,大都属于暴露敌军弱点,以便乘隙击破,迅即结束战事之列。32条相敌措施的建立和实施,旨在要求己方军队提高警惕、强化侦查、以资戒备、寻机攻敌。

若要真正发挥其“相敌”之作用,有待于作战指挥员根据具体战场具体情势,来灵活运用加以掌握。当代战争条件下,对战场情况侦察和研判不能全盘吸收古人在冷兵器战争早期的具体侦察方法。虽然相敌32法已显陈旧,但孙子观察和研究问题角度,以及研究敌情的科学态度应当予以继承和发扬。对敌信息研判应持与时俱进态度,以实现未来战争的“知彼知己。”

  

中国古代关于军事情报学的军事术语。《说文解字》释:“料,量也。从斗,米在其中。”“料”的本义是估数计数。后引申为估量揣测。如《管子·小匡》:“料多少,计贵贱,以其所有,易其所无。”《史记·平原待虞卿列传论》:“虞卿,料事揣情,为赵画策,何其工也!”“料敌”指的是对敌实情进行有效侦察并合理运用于作战,提升作战指挥的针对性和有效性。正如《行军》所言:“兵非贵益多,虽无武进,足以并力、料敌、取人而已。”

其实,关于“料敌”的方法和意义,在《孙子兵法》中尚有《地形篇》之论断:“料敌制胜,计险阨远近,上将之道也”、“将不能料敌,以少合众,以弱击强,兵无选锋,曰北”等,以及《吴子•料敌》亦论“用兵必须审敌虚实而趋其危。”杜牧注:“以我之政,料敌之政;以我之将,料敌之将;以我之众,料敌之众;以我之食、料敌之食;以我之地,料敌之地。校量已定,优劣短长,皆先见之,然后兵起,故有百战百胜也”、“言料敌制胜,本心已定,但当调治之,使安静坚固,不为事挠,不为利惑,候敌之乱,伺敌之哗,则出兵攻之矣。”张预注:“知彼知己者,攻守之谓也。知彼则可以攻,知己则可以守;攻是守之机,守是攻之策。苟能知之,虽百战不危也。”从根本上看,“料敌”大体属于战前准备,应规划到情报侦察和分析大系统之中。

孙子及其重视军事情报工作对于作战进程的作用。“料敌”在此处为根据具体的军事情报或战场信息进行分析、研判之意其目标客体是敌人具备什么样的条件,敌人具有什么样的能力,敌人现在和未来的作战打算等。孙子强调在作战之前要采取用间、相敌、示形等手段,获取敌人的情报,并对之进行周密的分析和综合研究,对敌情作出正确判断,为战争决策提供科学可靠依据。只有在“知彼知己”的条件下,才能正确运用兵力、紧紧抓住制胜时机。

  

中国古代关于作战指挥学的军事术语。《说文解字》释:“并,相从也。从从。”“”在此处指的是合并、集聚。李贤注:“并犹聚也。”《汉书·李广传》有曰:“大将军青出塞,捕虏知单于所居,乃自以精兵走之,而令广并于右将军。”《朱(jùn) 传》:“不如彻围,并兵入城。”《史记·秦本纪》“周室微,诸侯力政,争相并。”《说文解字》释:“力,筋也。象人筋之形。治功曰力,能圉大災。”“力”的本义是力量,后引申为能力。如《史记·淮阴侯列传》:“且天下欲为陛下所为者甚众,顾力不能耳。”后又引申为兵力。如《史记·高祖本纪》:“如此,则楚所备者多,力分,汉得休,复与之战,破楚必矣。”此外,“并”可用作副词,一起,一同。《汉书·高帝纪上》:“今父老虽为沛令守,诸侯并起,今屠沛。”《汉书·贾谊传》:“天下骰乱,高皇帝与诸公并起。”可见,“并力”指的是集中力量,合而使用之意。

《行军所言“兵非益多,无武进,足以并力、料敌、取人而已” “并力”,指的是集中战场上的有生力量以及火力突击等作战力量,使其共同作用于同一个方向或同一个焦点上,急剧加强或突然展开兵力、活力等毁伤作用力,使敌人感受到来自于多方的、多重的强大的打击,从而使敌作战力量顿时遭受巨大创伤而丧失后续作战能力。

“并力”这一作战指挥原则,从本质上看,就是孙子在《虚实篇》所述“我专为一,敌分为十,是以十攻其一也”;《地形篇》所述“夫势均,以一击十,曰走”的综合性论述,是万法归一的结论性判断。“并力”已成为横亘古今的普遍有效的作战指挥原则。现代条件下,“并力”在作战行动中的表现形式已经大多不再是参战有生力量的集中,而是表现为配置于不同位置上的作战火力,于同一时间对于作战客体的覆盖式集中突击。

主、客

中国古代阐述作战样式选择中的矛盾运动状态的军事术语。的本义包括:①君,长。《史记·史太公自序》:“主倡而臣和,主先而臣随。”②宾客的主人。《孟子·万章下》:“迭为宾客。”③物的所有者。苏轼《赤壁赋》:“且夫天地之间,物各有主。”《说文解字》释:“客,寄也。”“客”的本义是:①作客。《史记·留侯世家》:“于是吕后令吕泽使人奉太子书,卑辞厚礼,迎此四人。四人至,客建成侯所。”②指作战双方的对方。如《老子·六十九章》:“用兵者有言,吾不敢为主而为客,不敢进寸而退尺“主”和“客”是相对而言,在比较之中存在的。它们不可能脱离对方而单独存在。

主、客”进入到军事领域,其各自意义发生了深刻变化,与作战之中所处的进攻或防御地位直接联系到了一起。在冷兵器时代的认知当中,防御一方相较于进攻一方,更具有《军争篇》所述的“以近待远,以佚待劳,以饱待饥”的力量准备优势,更具有《地形篇》所述的“我先居之,必盈之以待敌……我先居之,必居高阳以待敌”的战场选择优势《行军所言“客绝水而来”之“客”,《九地篇》所言“凡为客之道,深入则专”之“客”,指的都是在战争对抗之时进入敌境作战的军队,或泛指处于进攻态势的部队;的是在本土作战的军队,或泛指处于防守态势的军队。主、客”在作战领域的含义后来又有所延伸,如我为主,敌为客;实为主,虚为客;主动为主,被动为客等。孙子虽然倡导“先发制人”和“积极进攻”并不否定防御作战的优势,且认为防御作战所具备的优势,有时不是进攻作战所能达成的。防御构建力量平衡后,主动寻机战胜敌人,“先为不可胜,以待敌之可胜。”在孙子看来,防御方具有比进攻方更多的有利条件,防御处于“主”的地位,进攻处于“客”的地位。这种主客称谓以及相应形势就包含有主动、被动的评价在内。

《孙膑兵法·客主人分》后就有关攻防所用兵力比例有过明确表示,即“客倍主人半。”他认为进攻作战使用的兵力,只有达到防御兵力的两倍,才能够与防御力量旗鼓相当。这是因为防御方有战场工事和阵地可依托用于阻遏敌人,再因战线较短,武器装备及后勤保障供应比进攻方相对容易。

绝  涧

中国古代军事地理术语。《说文解字》释:“绝,断丝也。”“绝”的本义是断绝。如《史记·刺客列传》:“未至身,秦王惊,自引而起,袖绝。”后引申为灭绝。如《诗经·大雅·皇矣》:“是伐是肆,是绝是忽。”后再引申为草木枯萎、水断流枯。“涧”的本义是夹在两山间的水沟。如《诗经·召南·采蘩》:“于以采蘩,于涧之中。”“绝涧”在军事地形领域指的是山深水大的山涧。正如《行军》所言:“凡地有绝涧、天井、天牢、天罗、天陷、天隙,必亟去之,勿近也。”“绝涧”在《孙子兵法》中指的就是两岸陡峭、水流湍急的险恶地形。另有解释认为:绝涧,两山险峻,中间为流水。曹操注:“山水深大者为‘绝涧’。”梅尧臣注:“前后险峻,水横其中……前不得进,后不得退,旁不得走,不得不速战也。”贾林注:“左右高山,前后绝涧,外来则易,内出则难,误居此地,速为死战则生。若待士卒气挫,粮储又无而持久,不死何待!”张预注:“山川险隘,进退不能,粮绝于中,敌临于外,当此之际,励士决战而不可缓也。”孙子认为,每遇此类易导致行军、驻扎或通行都可能背腹受敌的危险地形,必须果断决策、迅速离开。否则,在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情况下,极易遭受毁灭性打击。该术语在后代兵书中多有出现。《孙膑兵法·地葆》将其称之为“五杀之地。”

天  井

中国古代军事地理术语。《说文解字》释:“天,巅也,至高无上。”“天”本义是自然现象。如《荀子·解蔽》:“庄子蔽于天而不之人。”《说文解字》释:“井,八家一井也。”“井”的本义是水井,后引申为似井形的东西。如张衡《西京赋》:“蒂倒茄于藻井,披红葩之狎猎。”“天井”指的是四周高峻、中央低洼之地。《行军》所言:“凡地有绝涧、天井、天牢、天罗、天陷、天隙,必亟去之,勿近也。”曹操注:“四方高,中央下为天井。” 梅尧臣注:“前不得进,后不得退,旁不得走,不得不速战也。”张预注:“山川险隘,进退不能,粮绝于中,敌临于外,当此之际,励士决战而不可缓也。”可见,“天井”在军事地形领域指的是攻守无方、进退两难的地形条件。在此类地形条件下,再强大的军队也难以发挥出其应有的战斗力水平。作战行动中一旦遇到此类地形,军队就连自身的安危也难以保障,更甭说预期的作战目标的成功实现了。所以,孙子认为己方军队一旦处在“天井”地形条件下,敌我之间必然呈现出以高击低的态势,我军将背腹受敌、消极被动,前后左右、难以兼顾。如遇强敌围剿,必遭灭顶之灾。因此,必须果断决策、迅速离开。否则,极易受到环围式攻击,且难以脱身。《孙膑兵法·地葆》将其称之为“五杀之地。”该术语在后代兵书中多有出现。其现已不再是军事术语。

天  牢

中国古代军事地理术语。《说文解字》释:“天,巅也,至高无上”其本义是自然现象。如《荀子·解蔽》:“庄子蔽于天而不之人。”《说文解字》释:“牢,养牛马圈也。从牛。”“牢”的本义是牲畜圈。如《韩非子·扬权》:“豺狼在牢,其羊不繁。”后引申为监狱。如司马迁《报任少卿书》:“固有画地为牢,势不可入。”“天牢”在军事地形领域指的是三面绝壁、易进难出之地。如《行军篇》:“凡地有绝涧、天井、天牢、天罗、天陷、天隙,必亟去之,勿近也。”曹操注:“深山所过若蒙笼者为天牢。”梅尧臣注:“三面环绝,易入难出。”“天牢”在汉简本中作“天窖”,其指的是一种方形地穴。

孙子认为己方军队一旦处在“天牢”地形条件下,敌对我容易形成以高击低的“俯冲”态势,而我对敌则呈现为以低击高的“仰攻”态势。敌方处于积极、主动地位,而我方则处于消极、被动地位。一旦双方在“天牢”地形条件下交战,我方极有可能顾此失彼、首尾难顾。如遇强敌围剿,必遭灭顶之灾。因此,必须果断决策、迅速离开。《孙膑兵法·地葆》将其称之为“五杀之地。”该术语在后代兵书中曾有出现,但现已不再是军事术语。

天  罗

中国古代军事地理术语。《说文解字》释:“天,巅也,至高无上”其本义是自然现象。如《荀子·解蔽》:“庄子蔽于天而不之人。”《说文解字》释:“罗,以丝罟鸟也。从网,从维。”“罗”的本义是捕鸟的网。如《后汉书·王乔传》:“于是侯凫至,举罗张之。”后引申为张网捕捉。如《汉书·司马相如传下》:“犹焦朋已翔乎寥廓,而罗者犹视乎薮泽也。”《阅微草堂笔记·滦阳续录三》:“僮奴婢媼皆散,不半载,门可罗雀矣。”“天罗”在军事定性领域指的是草木繁茂、荆棘丛生、行动艰苦、难以交战的地形。在该地形条件下展开作战行动,容易遭受敌军包围,并有可能出现被一网打尽、一举歼灭的危险情形。所以,孙子在《行军篇》中建议“凡地有绝涧、天井、天牢、天罗、天陷、天隙,必亟去之,勿近也。”曹操注:“可以罗绝人者为天罗。”梅尧臣注:“草木蒙密,锋镝莫施。”汉简本作“天离”,意思是形若网罗。

孙子认为,当己军处在“天罗”地形条件下,行动十分困难,战术难以展开,境地十分被动,预期难以实现。若此时交战,我方必然自身难保、损失惨重。因此,必须果断决策、迅速离开。《孙膑兵法·地葆》将其称之为“五杀之地。”该术语在后代兵书中也有出现,但现已不再是军事术语。

天  陷

中国古代军事地理术语。《说文解字》释:“天,巅也,至高无上”其本义是自然现象。如《荀子·解蔽》:“庄子蔽于天而不之人。”《说文解字》释:“陷,高下也。一曰:陊也。”“”的本义指人由高处落入坑中陷溺,坠落;失陷,陷败;淹没,埋没。后引申为陷阱、坑穴。如《齐丘子·无为》:“鱼可使之吞钩,虎可使之入陷。”“天陷”在军事地形领域指的是地势低洼、遍地泥泞、车马难以通行的地形。孙子认为这样的地形条件不利于行军作战,应当尽力避免此类情形出现。如《行军篇》:“凡地有绝涧、天井、天牢、天罗、天陷、天隙,必亟去之,勿近也。”曹操注:“地形陷者为天陷。”张预注:“陂地泥泞,渐车凝骑。”综上所述,“天陷”与“天井”相比较,前者的通行难度、作战难度都稍显缓解。

孙子认为,当己军处在“天陷”地形条件下,行进举步维艰、作战困难重重,若遇交战,极其被动。若此时遭敌攻击,我方必然阵型大乱、首尾难顾、创伤巨大。因此,孙子对作战指挥员提出了硬性要求,即必须采取果断决策,想方设法迅速离开。《孙膑兵法·地葆》将其称之为“五杀之地。”“天陷”现已不再是军事术语。

天  隙

中国古代军事地理术语。《说文解字》释:“天,巅也,至高无上。”其本义是自然现象。如《荀子·解蔽》:“庄子蔽于天而不之人。”《说文解字》释:“隙,壁际孔也。”“隙”的本义是墙壁上的裂缝。如《韩非子·亡征》:“墙之坏也,必通隙。”后泛指缝隙、孔穴。如《庄子·盗跖》:“忽然无异骐骥之骑过隙也。”《徐霞客游记·楚游日记》:“石隙低而隘。”“天隙”在军事地形领域指的是两旁悬崖峭壁、中央道路狭窄的地形,亦指高山之间的狭长地带。如《行军》所述“凡地有绝涧、天井、天牢、天罗、天陷、天隙,必亟去之,勿近也。” 天隙:汉简本作“天郄(qiè)。”曹操注:“山涧道路迫狭,地形深数尺,长数丈者为天隙。”张预注:“道路迫狭,地多坑坎。”

孙子认为,当己军处在“天隙”地形条件下,行进已属不易,防御更加艰难,境遇消极被动,战术难以展开。一旦被敌军从中间切断,顿时就呈现出被分割围歼的态势。若此时交战,我方必然顾此失彼、首尾难顾。且由于地形所限,我军必然发挥不了“常山之蛇”的相顾、相护功能,从而遭受惨重打击。因此,孙子建议作战指挥员务必果断决策、迅即离开。《孙膑兵法·地葆》将其称之为“五杀之地。”“天隙”现已不再是军事术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