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军争篇

您当前的位置: > 研究必备 > 军事术语 > 军争篇

军争篇

   

 中国古代军事术语。《说文解字释:“争,引也”的本义为争夺。段玉裁注:“引之使归于已。”《公输》:“杀所不足而争所有余,不可谓智。”《一切经音义》引《仓颉篇》:“斗争也,称兵相攻战也。”可见,“争”必然伴随着有形的或无形的利益的让渡,是通过一定的手段和努力而实现的。至于“争”在军事领域的具体含义,如《军争篇》:“故军争为利,军争为危。”注:“争者,趋利也。”王皙注:“争者,争利。得利则胜。”战争中争取先机之利,即先敌到达会战地点,先敌展开前出准备,取得作战的有利条件。这就是“争”的军事目的所在。《孙子兵法》所言军争指的当对抗双方面对胜败得失之际,两军务必争胜、争利,争夺制胜的可能性条件。其实质是敌我双方互争作战的有利条件和战场主动权。

孙子认为“军争之法”应“以迂为直,以患为利。”军争过程危并存,必须把握《军争篇》所言“以利动,以分合为变”的指导性原则,善用《军争篇》所言“以迂为直,以患为利”的手段,通过“治气”、“治心”、“治力”、“治变”系列方法,达成争取先机之利的目的。两军争利在“将受命君,合军聚众”之后、“交和而舍”之前,争夺的目标是会战的先机之利。“军争在战争全过程中复杂程度最高,其难度最大。其得以成果实施更多地依仗于作战指挥的有效性。“军争”过程中必然包含着许多矛盾如协调处理快便捷与暴露意图、携带辎重与行动迟缓、抛却辎重与无法生存等关系。此外,还有诸如如何照顾行军动作的协调一致,如何保持士气、心理、体力上的优势,以及如何防敌行奸施诈等。上述相互关系的处理和协调状况如何,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和制约着“军争”目的的实现。

  

中国古代军事后勤术语。《说文解字》释:“委,委随也。”“委”的本义是顺从,后引申为积蓄、积累。如《淮南子·齐俗训》:“无天下之委财,而欲遍赡万民,利不能足也。”《汉书·食货志下》:“计本量委则足矣,然而民有饥饿者,谷有所藏也。”《说文解字》释:“积,聚也。”“积”的本义是堆积谷物,后引申为积累或堆积。如《荀子·劝学》:“积土成山,风雨兴焉;积水成渊,蛟龙生焉。”“委积”本义指的是指金钱和物资储备的积聚和聚集。如《广雅·释诂一》:“委积者,原人、仓人计九谷之数足国用,以其余共之,所谓余法用也……少委,多曰积。” 《墨子·节葬下》:“大国之所以不攻小国者,积委多,城郭修,上下调和。”《管子·幼官》:“量委积之多寡,定府官之计数。”《楚辞·九章·怀沙》:“材朴委积兮,莫知余之所有。”此外,“委积”有时还表述为“积委”,意义同前。

《军争篇》所言“是故军无辎重则亡,无粮食则亡,无委积则亡”之“委积”,则指的是为了做好战争准备,国家必须聚积、储备的用以备战或备荒的粮食、草料、辎重等,即古代仓廪聚集的战争所需物资。关于国家蕴藏的战争所需物资,《周礼·地官·遗人》也有相关论述:“遗人掌邦之委积,以待施惠……郊里之委积,以待宾客;野鄙之委积,以待羁旅;县都之委积,以待凶荒。凡宾客、会同、师役,掌其道路之委积。凡国野之道,十里有庐,庐有饮食;三十里有宿,宿有路室,路室有委;五十里有市,市有候馆,候馆有积。凡委积之事,巡而比之,以时颁之。” 

“委积”在军语中也可单独使用,分为“委和“积”,其也指的是军用物资或战争储备的积累“委积”在《军争篇》之“是故军无辎重则亡,无粮食则亡,无委积则亡”论述中,被借用于表示军用物资,但其使用范围并未因此而变小。从“委积”在历代文学作品中每每出现情况看,其在多数情况下仍然只是指普通的物资储备。

兵以诈立亦称兵不厌诈)

中国古代作战理论术语。《说文解字》释:“兵,械也。从廾,持斤,并力之皃。”段玉裁注:“械者,器之总名。”如《左传·隐公元年》:“缮甲兵,具卒乘。”“兵”的本义是军事,后引申为用兵作战《说文解字》释:“诈,欺也。”“”的本义是欺骗欺诈。如《汉书·董仲舒传》:“法出而奸生,令下而诈起。”《后汉书·张步传》:“且齐人多诈,宜且详之。”“诈”在此处指的是军事指挥员运用军事谋略,诱敌上当错判《军争》:“兵以诈立,以利动,以分合为变者也。”杜牧注:“诈敌人,使不知我本情,然后能立胜也。”说的就是用兵打仗需运用计谋,想方设法来迷惑敌人,然后战而胜之。古代兵家都十分重视“兵以诈立”这一用兵原则。如《韩非子·难一》:“繁礼君子,不厌忠伶;战阵之间,不厌诈伪。”《荀子·议兵》:“君之所贵,权谋势利也;所行,攻夺变诈也,诸侯之事也。仁人之兵,不可诈也;彼可诈者,怠慢者也。”“兵以诈立”被后世演为“兵不厌诈。”曹操注:“兵无常形,以诡为道。”李筌注:“军不厌诈”、“兵以诈立”,认为该作战理论是“兵者,诡道”真实反映。可见,“兵以诈立”已经成为用兵作战、设计施谋所遵循的普遍性原则。

即使是在战争频发的春秋时代,也有很多政治家和军事家对“诈”表示反对。他们所推崇的“仁人之兵”所代表的早期兵车对战的正规战法,而反对带有运动性和突袭性,即具有“伪诈”性质的新式战法。这些人常常以《司马法》相关战法的论述,来反对《孙子兵法》对于战争“贵胜”、“诈立”等本质的剖析。战争实践证明,在复杂战争对抗中,对抗双方不单纯是以实力相拼,还要依靠智慧的发挥和运用。谁能巧施诈谋,谁就能战胜对方。如春秋时孙膑减灶赚庞涓,东汉时虞羽增灶退羌兵,都是以“诈”为主要途径,惑乱对方、令敌上当错判的成功范例。

以治待乱

中国古代作战理论术语。治:治理,有秩序,此处指的是军容严整;与“乱”相对。《说文解字》释:“乱,治也。”《军争》:“以治待乱,以静待哗,此治心者也。”杜牧注:“言料敌制胜,本心已定,但当调治之,使安静坚固,不为事挠,不为利惑,候敌之乱,伺敌之哗,则出兵攻之矣。”贾林注:以我之整治,待敌之挠乱,以我之清净,待敌之喧哗,此治心者也治和乱,反映着部队管理水平,是战斗力高低的外在表现。“以治待乱”指的是以己方军队的严整威武,来对待敌人的混乱无序,战胜敌人就成为逻辑和情理的必然结果对此,注:“政令不一,赏罚不明,谓之乱。”趋治避乱,是立国立军之本。国家治可求安,军队治可胜。如果能够有机处理“治”与“乱”的关系,协调统筹两者之间的状况转换节点,就能够在己方军队自身力量并未显著增强的前提下,展示出更为过硬的本领,释放出更为强大的战力。其实,“治”和“乱”并不是绝对的,而是相对的,在条件许可的时候,会发生相互转化。它们在“治气”、“治心”、“治力”等层面都具有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

“以治待乱”更多地是从“治力”的角度予以考量。作战时,无论进攻还是防守,队形均要秩序井然、临阵不乱,部队都需斗志昂扬、严阵以待唯此,才能够充分展示作战能力,切实完成“进可攻,退可守”的作战预期。混乱和无序,不仅显得毫无准备何缺乏斗志,更是容易无端地造成作战能力的内部损耗,给敌人提供了“强己弱彼”的可乘之机。如春秋时,晋伐郑,郑求教于楚。楚军昼夜兼程,想乘晋军不备,借夜暗掩护,直抵晋军营门,使晋军无法出营列阵。晋军面对不利局势,丝毫不乱,从容于营内平灶掩井,排列阵势,并以“三分四军”之法对付楚军,使之疲惫,结果楚军被迫退去。

“以治待乱”属于孙子首创,未在出现于后世主要兵书之中。

以患为利

中国古代作战理论术语。《说文解字》释:“患,憂也,从心。”“”的本义是祸患、祸害、灾难,后引申为不利的因素。如《后汉书》:“陛下不早攘之,将负臣言,遗患百姓。”王安石《上时政书》:“享国日久,内外无患。”《说文解字》释:“利,銛也。从刀,和然后利,从和省。《易》曰:‘利者,義之和也。’。”“利”的本义是顺利、吉利、有利。如《汉书·高帝纪上》:“东阳宁君、沛公引兵,与战萧西,不利,还收兵聚留。”贾谊《过秦论·上》:“因利乘便,宰割天下,分裂山河。”《荀子·大略》:“义与利者,人之所两有也。”《老子·八章》:“水善利万物而不争。”“患”和“利”是一对矛盾运动体,共同构成利益在己方与彼方之间的让渡:己方之利就是比方之患,彼方之利就是己方之患。

《军争篇》所论“军争之难者,以迂为直,以患为利”,指的是变不利条件为有利条件,即通过某种手段或举措,变祸害为有利。此处的“患”,主要指的是作战中的不利因素和消极条件;此处的“利”,主要指的是作战中的有利因素和积极条件。

战争矛盾层出不穷、战场情况瞬息万变。最高军事指挥官的应尽职责,就是在不利的形势下不能消极悲观,应发挥主观能动性,积极争取主动,变不利为有利。如项羽于巨鹿破釜沉舟,灭秦主力;韩信背水列阵,大破赵军;官渡之战中的曹操,虽兵少粮缺,却主动进攻乌巢,乘胜反攻,大败袁绍。这都是“以患为利”的典型战例。

以迂为直(亦称迂直)

中国古代作战理论术语。《说文解字》释:“迂,避也。”“迂”的本义是迂回、曲折。如《列子·汤问》:“惩山北之塞,出入之迂也。”《军争篇》:“军争之难者,以迂为直,以患为利。”《说文解字》释:“直,正見也。”“直”的本义是正直、不弯曲,后引申为直接、浅近。如《诗经·小雅·大东》:“周道如砥,其直如矢。”《老子·二十二章》:“曲则全,枉则直。” 

《军争篇》对于“迂、直”有着独到的辩证认知:“凡用兵之法,将受命于君,合军聚众,交和而舍,莫难于军争。军争之难者,以迂为直,以患为利。故迂其途而诱之以利,后人发,先人至,此知迂直之计者也。”杜牧注:“以迂为直,是示敌人迂远,敌意已怠;复诱敌以利,使敌心不专。然后倍道兼行,出其不意,故能后发先至,而得所争之要害也。”孙子的以上论述就如何实现“以迂为直”,即用迂回曲折的办法,达到近直、预期的目的,指出了明确的途径,并公开了实施的办法。可见,孙子很注重通过“迂”的举措实现“直”的目标的现实意义。

“以迂为直”策略运用于军事领域,则指的是作战行动中,通过绕道敌人觉察不到或者防守薄弱的地方,避开敌人的事先防范或有效阻击,出敌不意地到达目既定目的地,进而实现自己作战目标。在作战行动中,选择直道便捷,按照常人的想法,其所费时间较短,所耗力量较小,所做牺牲较少,但这样一来,容易暴露我方作战意图,使我方作战企图被敌识破,从而遭敌拦截、被敌阻击,欲速则不达,反而不如采取表面上似乎迂远绕道,而实际上则是更为有效便捷的举措。

“以迂为直”是充分利用战场空间提供的可能和便利,舍近取远、舍难就易的一种行军作战的谋略。该策略包含着辩证的逻辑。从军事实践看,因为远而虚者,易进易行,费时少,远而为近;近而实者,难攻难进,费时多,近而为远。孙子的迂直之计“以迂为直”,主要指直接手段与间接手段的辩证关系。作战中要做到先敌一着,力争主动,关键在于正确处理“迂”、“直”的辩证关系,在于如何把己方迂远转化为便捷和顺利,把不利转化为有利;把敌方的直近转化为困苦和艰难,将有利化为不利。“以迂为直”策略现常常运用于国际政治战略领域。

避其锐气,击其惰归

中国古代作战指挥理论术语。《说文解字》释:“气,云气也。象形。”“气”的本义指的是云气、风雨、气势,后引申为精力、精神。如《列子·天瑞》:“虹蜺也,云雾也,风雨也,四时也,此积气之成乎天者。”《说文解字》释:“惰,不敬也。从心。”“惰”的本义指的是懈怠、懈怠、迟钝。如《韩非子·外储说左上》:“农夫惰于田者,则国贫也。”《军争篇》:“是故朝气锐,昼气惰,暮气归。故善用兵者,避其锐气,击其惰归,此治气者也。”“朝气锐,昼气惰,暮气归”指的是早晨精力旺盛,中午情绪懈惰,傍晚疲惫思归。这里用早、午、晚三个时节里的人的精神情绪状态,比喻作战初期、中期、后期军队的作战士气和精神状况。

孙子主张,不要迎击旗帜整齐、部署周密的敌人;也不要攻击行阵盛大、布势严整的敌阵。他认为军队初战之时士气旺盛,一段时间过后就会松懈下来,到了最后就衰竭不堪。作战行动之时,需理解并把握参战官兵士气的这一变化规律,就要避开敌人初战之时的作战锐气和毕露锋芒,待其松懈和疲惫之对其展开攻击。正如《军争篇》所论:“无邀(邀,迎击)正正(正正,整齐庄正)之旗,勿击堂堂(堂堂,指实力雄厚,阵势严整)之陈”,就是“避其锐气,击其惰归”的具体运用。

“避其锐气,击其惰归”理论产生的源头,可以追溯到曹刿论战。据《左传·庄公十年》记载,在分析齐鲁长勺之胜因时,谋士曹刿说:“大战,勇气也。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彼竭我盈,故克之。”就是“避其锐气,击其惰归”思想的雏形。又如东汉末年,刘备和曹操争夺汉中地区(陕西南部),两军隔着汉水布阵。诸葛亮利用“曹操性多疑”弱点,令赵云带领骑兵数百占领上游一座大山,并嘱云:“听到大营的炮声,就击鼓呐喊,敌人起来准备,就停止。”赵云依计而行,结果使曹军通夜戒备。数日后,曹军疲乏,士气低落,只好自行撤退。于是,蜀军顺利渡过汉水。

夺气、夺心

中国古代关于心理战的军事术语。《说文解字》释:“夺,手持隹失之也。”“夺”的本义是强取。如《老子·三十六章》:“将欲夺之,必固与之。”后引申为剥夺。如《史记·高祖本纪》:“还至定陶,驰入齐王壁,夺其军。”《说文解字》释:“气,云气也。象形。”“气”的本义是气势、气概。如《商君书·算地》:“勇士资在于气。”后引申为气节。如陶弘景《寻山志》:“轻死重气,名贵于身。”“夺气”在军事层面指得是剥夺敌人刚劲勇锐的士气,使敌人的精神受到重创。后世兵书中有引用,其意义未发生变化。如《唐太宗李卫公问对》直接引用孙子的叙述“三军可夺气。”《说文解字》释:“心,人心,土藏,在身之中。”“心”的本义是人心,后引申为精神、心思、思想感情。如《孟子·告子下》:“故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荀子·非相》:“故相形不如论心。”《后汉书·霍谞传》:“人心不同,譬如其面。”“心”在军事层面的意思是精神、意志、士气。“夺心”指的是削弱敌军的精神士气,动摇敌方将帅的意志决心。具体的就是指动摇敌决心、动摇敌军心,使敌军怯于行动,使对手丧失斗志。

《军争篇》论述道“故三军可夺气,将军可夺心。”孙子认为,战胜敌军的有效方法就是必须削减其刚猛的士气,使其旺盛斗志变得松懈衰竭。若想使敌军将领的作战指挥失却理性,就必须迷惑其心志,动摇其决心,使其难断是非、犹豫不决。而作战指挥的瞻前顾后、左顾右盼,必将导致错失良机、战力受创、预期难达。“夺气”、“夺心”已经横贯古今战争,成为作战指挥的必然之举。

治气、治心、治力、治变

中国古代军事术语。①治气。“治”的本义是管理,后引申为营造、修建、掌握。如《汉书·高帝纪下》:“萧何治未央宫。”“气”的本义是气势、气概。据马王堆帛书《十问》所载,古代行气家认为,天地之气,朝昼昏夕时段有着阴阳消长状况,人之行气当顺之,称为“治气。”《左传·庄公十年》齐鲁长勺之战,鲁俟齐人三鼓而后击之,败齐师。曹刿曰:“夫战,勇气也。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彼竭我盈,故克之。”这就是治气之法。“治气”在《孙子兵法》中指的是掌握参战官兵作战士气的变化规律,用盈避竭,以实克虚。②治力。《说文解字》释:“力,筋也。象人筋之形。”“力”地本义是气力、力量,后引申为能力。在此处指的是军力。如《宋书·谢晦传》:“率见力决战。”在作战实践中,需掌握运用军队作战力量的变化规律,实现以大击小、以强击弱。《武经七书直解》认为:“近、佚、饱则力盛强,远、劳、饥则力疲倦,以盛强击疲倦,此治力之法。”③治心。《说文解字》释:“心,人心,土藏,在身之中。”“心”的本义是人心,后引申为精神、心思、思想感情。“治心”就是掌握调理军心的方法,有效把握参战官兵的心理变化。张预注:“善治己之心以夺人之心。”④治变。《说文解字》释:“变,更也。”“变”在此处指的是指挥灵活、善于应变。“治变”就是要在作战中掌握机动应变、灵活多变的作战方法。《武经七书直解》认为:“兵遇敌则斗,然有时避而不与斗者,是权变之道,故曰此治变者也。”孙子将“治气”、“治心”、“治力”、“治变”连续使用,共同构成一幅由弱到强、克敌制胜的有效系统。在该系统中,四治之间相互关联、相互作用,承转衔接、缺一不可。

《军争篇》对该克敌制胜大系统的具体描述是:“故善用兵者,避其锐气,击其惰归,此治气者也。以治待乱,以静待哗,此治心者也。以近待远,以佚待劳,以饱待饥,此治力者也。无邀正正之旗,勿击堂堂之阵,此治变者也。”孙子认为,这“四治”是控制战场主动权、赢得作战自由权的重要途径。通过“治气”来掌握和运用士气的变化规律施计用谋,通过“治心”来谋取作战指挥员在心术、智力的较量方面的对敌优势,通过“治力”来根据人力、物力的变化规律而采取使我方官兵在体力上保持优势、使敌人陷于劣势的对策,通过“治变”来完善作战指挥艺术,善于灵活应变,争取主动。四治的成功实施之时,就是作战行动迈向成功之际。

分  合

中国古代关于作战指挥的军事术语。《说文解字》释:“分,刖也。从八,从刀。”“分”的本义是分开。如《论语·泰伯》:“三分天下有其二。”《汉书·高帝纪上》:“蛇分为两,道开。”“分”在此处指的是兵力分散。《说文解字》释:“合,合口也。”“合”的本义是结合、联合、合并。如《史记·张仪列传》:“秦之所以不出兵函谷十五年以攻齐、赵者,阴谋有合天下之心。”后引申为两军交战。如《左传·成公二年》:“自始合而矢贯余手及时。”《史记·萧相国世家》:“多者百馀战,少则十馀合。”“合”在此处指的是兵力的集中。“分”与“合”共同构成兵力运用的主要样式。两者结合而生成的实际效果,充分体现出部队作战能力以及将帅的指挥水平。

《军争篇》:“故兵以诈立,以利动,以分合为变者也。”孙子认为用兵打仗要靠诡诈多变才能取胜,应根据未来的可能性结果是否对自己有利而决定行动,按照集中或分散兵力方式来变换战法。作战时兵力的分散或集中,应根据战场情况变化而变化、根据我方的决心的变化而变化,根据敌人作战态势的变化而变化。曹操注:“兵一分一合,以敌为变也。”张预注:“或分散其形,或合聚其势,皆因敌动静而为变化也。”赵本学注:“言我之节制有定,而分合动止则以自由也。善用兵者,能乱人而己不乱如此。”汉简本此处为“以分合变。”

孙子强调,指挥员要善于通过对兵力的集中或分散使用,来改变或选择自己的战法,使得作战指挥更加有益于损敌益己,使得战斗力释放更为充分有效。“分、合”变化,主要取决于敌我力量的对比和作战的需要,当分则分,当合则合。“分、合”的要点在于因敌而变,使敌莫测,以我为主,以利为纲。通过“分、合”转变,努力实现弱敌强己的力量对比,使得胜利天平倾向于我方。“分、合”属于兵力部署和运用方面的作战指挥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