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虚实篇

您当前的位置: > 研究必备 > 军事术语 > 虚实篇

虚实篇

  

中国古代军事术语。《说文解字》释:“虚,欷也。从欠。”“虚”,主要指无、空、怯、弱、乱、劳、饥、寡、无备等;《说文解字》释:“实,富也。”“实”,主要指有、坚、勇、强、治、逸、饱、众、有备等。虚实,指兵力的集中和分散,或虚或实。《吕氏春秋·决胜》:“怯勇虚实,其由甚微,不可不知。”《吴子·料敌》:“用兵必须审敌虚实而趋其危。”“虚实”通常用于军事领域的是军事力量的强弱优劣状况和利用这种状况的作战指导原则。

《孙子兵法》汉简本“虚实”作“实虚”,两者在在军事领域所指代并无差异。“虚实”在《孙子兵法》中指的是部队的情况,兵力强弱等,文中有以实击虚之意。如《势篇》:“兵之所加,如以碫投卵者,虚实是也。”

“虚实”与“奇正”在理解与运用方面都存在着较大不同。“奇正”指的是将己方兵力投入实际战斗时所做的战术配置,而“虚实”则指的是指通过分散集结运动变化以造成预定会战地点上的我强敌劣,即构建出“我专而敌分”、“我众敌寡”态势。孙子把这种“避实击虚”、“以众击寡”的兵力运用称作“形兵。”该“形兵”之“形”,是一种人为造成的态势,具有相当大的随机性质。孙子在作战指导上主张避实击虚的同时,又认为虚实是相互联系、相互依存、相互转化的。当客观不具备我实敌虚的条件时,就应该以各种手段努力变敌实为虚,变我虚为实,创造有利战机。《虚实篇》用五声、五色、五味来形容虚实变化的无穷无尽。此处的五声,正如《礼记·月令》所述,指的是角、擢、宫、商、羽五种音阶;五色,指的是青、赤、黄、白、黑五种颜色;五味指的是酸、苦、甘、辛、成五种味道。

专、分

中国古代阐述作战兵力运用领域的矛盾运动状态的军事术语。《说文解字》释:“专,六寸薄也。”“专”,指的是单一、一致。《淮南子·主术训》论曰:“心不专一,不能专诚。”《吕氏春秋·上农》论曰:“少私义则公法立,力专一。”《汉书·文帝纪》论曰:“今大臣虽欲为变,百姓弗为使,其党宁能专一邪?”《说文解字》释:“分,刖也。从八,从刀。”“分”,指的是分开、隔离。如《论语·泰伯》:“三分天下有其二。”《汉书·高帝纪上》:“蛇分为两,道开。”在《虚实篇》“故形人而我无形,则我专而敌分。我专为一,敌分为十,是以十攻其一也,则我众敌寡”的论述中,“专”和“分”,是指军事力量所呈现出的集中、分散状态以及军事力量集中与分散的运用,阐述的是根据敌情,实时进行极具针对性地对于兵力运用手段的选择。

在如何运用作战力量对敌斗争方面,孙子主张作战应以专击分、以众击寡,旨在以多击少、以强击弱、以实击虚,从而形成“胜兵”之态势。有机运用“专、分”,即通过“形人而我无形”等手段,发挥人在战争中的主观能动性,使敌人兵力相对分散,我方兵力相对集中,使敌人显露真相而自己不露形迹,改变敌我态势和力量对比,从而实现以众击寡、以实击虚,夺取战争主动权,赢得胜利权。

战胜不复

中国古代作战理论术语。《说文解字》释:“复,往来也。”复:重复、再现。“战胜不复”指的是作战行动中每次战胜敌人,但在战法上都不是单纯重复原来曾经赢得胜利的策略,而应根据敌情变化而不断变更指挥策略和方式,从而赢得作战行动中的主动权。如《虚实篇》:“因形而措胜于众,众不能知。人皆知我所以胜之形,而莫知吾所以制胜之形。故其战胜不复,而应形于无穷。”李筌注:“不复前谋以取胜,随宜制变也。”张预注:“己胜之后,不复更用前谋,但随敌之形而应之,出奇无穷也。”论述的都是应根据战争情势不同,作战方略也应无穷变化。

“战胜不复”的主旨是因敌制变,灵活运用,其“不复”绝不是一般战术原则和思想的简单变更,而是根据战场实际情况,在不同条件下具体运用战法的变化。究其实质,是一种作战策略的有效性选择。“战胜不复”的关键是,对战法的改变和运用要适其时、合其情,机动而灵活。因此,《虚实篇》论道:“兵无常势,水无常形,能因敌变化而取胜者,谓之神。”后来的军事家对于孙子的“战胜不复”作战原则理解精熟,运用神奇,如东汉虞诩退羌兵,忽而采用以弱示强的战法,忽而采用以强示弱的战法,就是根据实际情况灵活用兵的成功范例。有时为了达到出其不意,也有破禁犯忌,专门重复用兵的,如虞诩就采用过两次以弱示强的战法而皆获胜,毛泽东指挥的四渡赤水战役就是对战胜不复的“反向”超级运用。

因敌制胜

中国古代作战指挥理论术语。《说文解字》释:“因,就也。”“指的是依据随顺。《说文解字》释:“制,裁也。从刀,从未。”“”,指的是控制、赢得《虚实》:“夫兵形象水,水之形避高而趋下兵之形避实而击虚。水因地而制流,兵因敌而制胜。”李筌注:“不因敌之势,吾何以制哉?夫轻兵不能持久,守之必败;重兵挑之必出怒兵辱之,强兵缓之,将骄宜卑之,将贪而利之,将疑则反间之,故因敌而制胜”张预注:“虚实强弱,随敌而取胜“因敌制胜”指的是我方根据敌情的变化而使用不同的作战策略,从而夺取作战的胜利。

“因敌制胜”之精髓在于“制胜”必须“因敌。”其关键在于根据敌人的决策和行动,制定出自己的行为决策,并采取自己相应的作战行动,使己方在军事部署和计划方面都胜敌一招,即用预有准备的军事行动败敌于无备之中。“因敌”的前提是“知敌。”关于知敌的方法和途径,《虚实篇》提出32相敌的方法,要求对敌情进行周密细致的观察和分析,作出正确的判断。在了解了敌人真实情况和作战意图基础上,《计篇》根据不同敌情提出了许多制敌对策,如“诡道”十二法等。该方法的谋划与实施就是实现“因敌制胜”的有效途径。

避实击虚亦称避实就虚)

中国古代作战理论术语。《说文解字》释:“实,富也。”“”的本义包括:①充实坚实坚强。《孟子·梁惠王下》:“而君之仓廪实,府库充。”《楚辞·九歌·湘夫人》:“合百草兮实庭,建芳馨兮庑门。”②容纳填塞。《庄子·逍遥避》:“魏王贻我大瓠之种,我树之成,而实五石。”《三国志·吴书·周瑜传》:“乃取蒙冲斗舰数十艘,实以薪草,膏油灌其中。”《说文解字》释:“虚,欷也。从欠。”“”的本义是包括:空隙弱点虚弱。《淮南子·汜论训》“若循虚而出入,则亦无能履也。”《吕氏春秋·审时》:“后时者,短茎疏节,本虚不实。”《素问·玉机真藏论》:“细脓,皮寒,气少,泄利前后,饮食不入,此谓五虚。”在军语中,“实”指的是军事力量的坚实和强大。“虚”指的是军事力量的空虚和薄弱,与“实”相对。在实践运用中,“避实击虚”的过程,必然伴随着造“实”和造“虚。”“造实”就是想方设法增强或凝聚我方的作战力量,以实现对敌人的毁灭性打击;“造虚”就是千方百计地削弱或者分化地方的作战力量,以形成与我力量对比乃至于对抗之时处于劣势。实立则虚增,虚破则实减。“虚”与“实”两者相辅相成,相得益彰。

关于作战中的避实击虚,《孙子兵法》以《虚实篇》做出了专门的论述:“夫兵形象水,水之形避高而趋下兵之形避实而击虚。”“避实击虚”在此指的是避开敌人力量坚实之处,攻击敌军部署薄弱之地。张预注:“水趋下则顺,兵击虚则利。”至于“避实击虚”所能够生成的作战效果,就如《淮南子·要略训》所言:“避实就虚,若驱群羊。”在古代战争中,避实击虚的战例不胜枚举。如春秋时期,晋文公率晋、齐、秦军救宋,与围宋的楚军在城濮(今山东鄄城西南)决战时,采用的就是避实击虚战术,结果大败楚军。

致人而不致于人

中国古代作战理论术语。《说文解字》释:“致,送旨也。”“”的本义包括:引来、招致,引申为调动。《虚实》:“凡先处战地而待敌者佚,后处战地而趋战者劳。故善战者,致人而不致于人。”杜牧注:“致令敌来就我,我当蓄力待之,不就敌人,恐我劳也。”张预注:“致敌来战,则彼势常虚;不往赴战,则我势常实此乃虚实彼我之术也。”致人而不致于人”指的指挥员指挥作战之时,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调动敌人而不被敌人所调动。致人而不致于人”充分体现着争取战争主动权,剥夺对手行动自由权而战胜敌人的重要军事原则。其根本目的在于通过灵活机动的作战指挥,实现或构建出我实敌虚的力量对比态势。其关键在于千方百计地实现“致敌。”《百战奇法·致战》所言:“致敌来战,则彼势常虚;不能赴战,则我势常实。多方以致敌之来,我据便地而待之,无有不胜。”

《孙子兵法》提出的“诡道十二法”以及“攻其必救”、“乖其所之”等,都是为了调动敌人而不被敌人所调动,即“致人而不致于人。”明代黄之瑞《草庐经略·误敌》也对此进行了详细的描述:“或激之使躁于动,或诱之使贪于得,或迫之使不得不往,或缓之使坐安其患,或欲东而佯击其西,或实进而谬为之退,使敌当守而不守,当趋而不趋,或趋其所不必趋,守其所不必守。”讲的都是如何“致人”之法。战场形势,变化万端“致人”之法亦变化无穷。至于采用何法而“致人”,要求指挥员根据具体的敌情我情,实时做出正确的选择。

兵无常势,水无常形

中国古代作战理论术语。《说文解字》释:“势,盛力,權也。”“”此处意指形势,亦指方式。《说文解字》释:“形,象形也。”“”此处意指形状,亦指状态《虚实》:“夫兵形象水,水之形避高而趋下,兵之形避实而击虚。水因地而制流,兵因敌而制胜。故兵无常势,水无常形能因敌变化而取胜者,谓之神”杜牧注:“兵之势,因敌乃见;势不在我,故无常势。如水之形,因地乃有;形不在水,故无常形。水因地之下,则能漂石;兵因敌之应,则可变化如神者也。”

“兵无常势,水无常形”在作战理论领域所反映的用兵没有固定不变的方式,犹如水流没有固定的形状一样。孙子把用兵比作水流,强调用兵作战要根据敌情而决定取胜的策略与战法,不能某种作战方法或战术样式墨守陈规在战争史上,正反两面的例子比比皆是。如西汉初年,汉将韩信率兵欲进攻赵国,赵将陈余集结20万大军准备迎战。赵国谋臣李左车根据汉军劳师远征以及当时的地形情况,提出正面避而不战,用奇兵袭敌粮道的计策。这原本也不失为一条妙计。但陈余却死守《孙子兵法》所论“十则围之,五则攻之,倍则分之,敌则能战之战法原则,坚决主战,要对敌人实施正面攻击其对手韩信则根据实际情况,一反常规地布置了“背水阵”以迎敌。结果,不知“战胜不复”而墨守陈规的赵军在此战中全军覆没。这从反面说明作战方法不是固定不变的,必须根据实际情况灵活用兵,秉持“兵无常势,水无常形”的作战指挥原则

出其所不趋,趋其所不意

中国古代作战理论术语。《说文解字》释:“趋,走也。”“”的本义是“快走”,引申为行动迅速、奔赴如《韩非子·难一》:“夫仁义者,忧天下之害,趋一国之患。”《说文解字》释:“意,志也。从心,察言而知意也。”“意”的本义是意图、思想,后引申为料想。如《史记·廉颇蔺相如列传》:“秦人不意赵师至此。”“出其所不趋,趋其所不意”指的出兵要向敌人来不及救援方向,快速机动敌人意料不到的地方。《虚实》:“出其所不趋,趋其所不意。”曹操注:“使敌不得相往而救也。”

“出其所不趋,趋其所不意”判断与孙子《虚实篇 》所述“冲其虚”、“攻其所不守”、“攻其所必救”、“避实而击虚”等如出一辙,主张攻虚击瑕,是《计篇》之“攻其无备,出其不意”在作战行动中的具体表现形式。《吴子兵法·料敌》:“用兵必须审敌虚实而趋其危”,并具体列出13种攻敌虚、弱的战机。《孙膑兵法·威王问》也把“必攻不守”看是作战指导首选原则。《管子》对此则说得更加精彩:“攻坚则瑕者亦坚,乘瑕则坚者益瑕”,即如果把进攻目标选在敌人坚实之处,那么不仅实力雄厚之敌难以对付、诓论消灭,就连敌人薄弱之处也变得坚实有力、攻克艰难。所以,“出其所不趋,趋其所不意”,当属击破敌阵、占得主动、赢得先机的最佳战法选择。

形人而我无形,则我专而敌分

中国古代作战理论术语。《说文解字》释:“形,象形也。”“形”,指的是现形、暴露。“形人”,即使敌人的作战企图暴露出来。“无形”,即不露形迹。《说文解字》释:“专,六寸薄也。”“专”,指的是专一,引申为集中。《说文解字》释:“分,刖也。从八,从刀。”“分”,即分散。《虚实篇》对“专”和“分”的手段运用论述如下:“故形人而我无形,则我专而敌分。我专为一,敌分为十,是以十攻其一也,则我众而敌寡。能以众击寡,则吾之所与战者寡矣。”梅尧臣注:“他人有形,我形不见,故敌分兵以备我。”张预注:“吾之正,使敌视以为奇,吾之奇,使敌视以为正,形人者也。以奇为正,以正为奇,变化纷纭,使敌莫测,无形者也。敌形既见,我乃合众以临之;我形不彰,彼必分势以防备。”

“形人而我无形,则我专而敌分”,指的是我方隐真示假、示形惑敌,使敌情充分暴露,而我情则不露痕迹。如此一来,我方兵力就可以集中,而敌方兵力则不得不分散。这是集中我兵力、变弱我为强我,分散敌人兵力、变强敌为弱敌的最有效的作战方法。对此,《百战奇法·形战》论述道:“凡与敌战,若彼众多,则设虚形以分其势,彼不敢不分兵以备我。敌势既分,其兵必寡;我专为一,其卒自众。以众击寡,无有不胜。”上述兵书战策论述的是,在敌众我寡、敌强我弱的情况下,更需强调集中兵力、避实击虚。而要集中兵力、避实击虚,就需要靠巧妙的伪装和欺骗,即通过孙子所谓的“示形”才能实现。

古代战争中的“示形”主要是利用天然遮障,设置假目标和实施佯动或牵制性的进攻等来迷惑敌人,隐蔽自己的战斗配置、兵力数量、作战意图和后续行动。如春秋时期的晋楚城濮之战,晋军上军和下军主将、副将,通过系列“示形”,终使楚军作出错误判断,贸然进攻,致使全军大部被歼。又如齐晋平阴之战,晋军采取遍山插旗,树枝扬尘等办法示形,威慑齐灵公。结果致使后者果然不敢迎战,连夜败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