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势 篇

您当前的位置: > 研究必备 > 军事术语 > 势 篇

势 篇

中国古代作战理论军事术语。论述的是关于军事力量构建态势的问题。《说文解字》释:“势,盛力,權也。”“,主要指态势或指力、势能等。《孟子·告子上》:“今夫水搏而跃之可使过颡,激而行之可使在山,是岂水之性哉?其势则然也”《三国志·蜀书·诸葛亮传》:“此所谓强弩之末,势不能穿鲁缟者也。”此外,“势”还指地位位置。《韩非子·孤愤》:“处势卑贱,无党孤特。” 

在《孙子兵法》中,行文排布呈先“形”后“势。”其实,“形”与“势”是一对哲学概念,也可合称为“形势。”《汉书·艺文志·兵书略》载任宏论次兵书为四种,第一种是“权谋”,第二种就是“形势。”从其军事本质看,所谓“权谋”也包括“形势”在内。综观《势篇》对势的论述,主要包括两层含义:一是指通过对力量和谋略的运用,创造于己有利的态势,确立明显的力量对比优势;二是指利用已有的客观态势,因“势”施谋,借“势”成事,用小战得大利,以小力成大功。如《势篇》所论:“勇怯,势也;强弱,形也。“形势”应属战术学的范畴,特征是“雷动风举,后发而先至,离合背向,变化无常,以轻疾制敌者也。”“形势”就是指作为“奇正”之术的“势。”从根本上讲,“形”和“势”在《孙子兵法》中的范畴和实质都存在较为明显的区别。

古代使者受君主的委托或特殊使命所持的一种凭证。《说文解字》释:“节,竹约也。”因“节”与“符”的用途相类似,故亦称“符节”,如《周礼·地官·掌节》:“门关用符节。”初为竹制,周代以后,节的质地、材料有了变化,种类增加,名目繁多,如《周礼》所载就有玉节、角节、虎节、龙节、人节、玺、旌节等。除后起的玺节、旌节之外,这些节的形制与用途大多与符相类,有分有合,即分而执之,合节为信,如《史记·魏公子列传》:“晋鄙合符,疑之。”由其需要吻合的特征引申为符合。《墨子·旗帜》:“五兵各有旗,节各有办。”《九地》中的“符”本义就是“符节”,与“节”同义,如“是故政举之日,夷关折符,无通其使,厉于廊庙之上,以诛其事。敌人开阖,必亟入之。”先秦时期,节的使用较多,如《左传》即有“司马握节以死”的记载。秦汉以后,历代以用兵符为主,而节很少使用。“节”的“符节”意义消失,已成为一种权力象征。

除此之外,“节”还有其他涉军意向,即节拍、节奏。如《楚辞·九歌·东君》:“展诗兮会舞,应律兮合节。”韩愈《送孟东野序》:“其声轻以浮,其节数以急。”“节”在军事理解中还有律动和节奏之意。如《势篇》:“鸷鸟之疾,至于毁折者,节也”、“是故善战者,其势险,其节短,势如彍弩,节如发机。” 此处的“节”表述的都是军事行动的迅捷程度。

  

中国古代军事术语。论述的是关于军队组织编制的问题。建立编制,使官兵分级依序而治。该词是由孙子首创的,即《势篇》所论的“凡治众如治寡,分数是也。”“分数”一词在以后的兵书战策中很少出现。从“分数”指代的军事意义看,与计篇》所的“曲制”一般无二《说文解字》释:“分,刖也。从八从刀,刀以分刖物也。”在有关军队编制的相关论述中,“分”是指编制的层级划分,如军、师、旅、卒、两、什、伍。《说文解字》释:“数,计也。” 在有关军队编制的相关论述中,“数”是指各级编制的定员,如五人为伍,十人为什,二十五人为两,百人为卒等。“分数”反映着军队整体与部分的组织关系。曹操注:部曲为分,什伍为数。”

“分数”最初是以“数”出现的,如《管子·七法》:“曲制时举……其数多少,其要必出于计数。”《尉缭子·兵教下》:“谓曲折相从,皆有分部也。”军事实践中,只有把整个军队划分为军、旅、卒、伍等建制单位,按级统率,层层节制,对庞大的军队的管理和指挥,才能够“若使一人”般得心应手,使其发挥出更高的作战效力。这就是孙子所说的“治众如治寡。”《孙子兵法》所蕴含的编制思想,与现代系统论思想相符,即结构决定功能。军队组织编制是否科学、合理,是决定军队能否在战争中取胜的重要因素。

  

中国古代军事术语。论述的是关于军队作战指挥原则和方法的问题。《说文解字》释:“形,形,象形也。”“形”的本义是指形状、器物,后引申为情况、情形等,表示事物的力量对比状态。《说文解字》释:“名,自命也。”“名”的本义是称呼、说法,后引申为名号。“形名,原本指的是事物的形体和名称,本是先秦名家(也叫形名家)的术语,但也被当时的兵家和法家采用。“形名”在此处是指军队的指挥号令系统,即所谓金鼓旌旗之制。如势篇》:“凡斗众如斗寡,形名是也。”曹操注:“旌旗曰形,金鼓曰名。”梅尧臣注:“形以旌旗,名以采章,指麾应速,无有后先。”按曹操和梅尧臣的注释,“形名”应为“统指战争中有形有声的指挥工具,如族旗金鼓等。”

关于“形名”与旗帜相通,《军争篇》论述如下:“《军政》曰:‘言不相闻,故为之金鼓;视不相见,故为之旌旗。’夫金鼓、旌旗者,所以一人之耳目也。人既专一,则勇者不得独进,怯者不得独退,此用众之法也。”由此推而得知,“形名”为作战指挥时所用的旗帜。该词在明清时期的兵书中偶有出现。

“形名”的另解,指的是事物的实体与名称。古代思想家常用“形名”作专门术语,以讨论实体和概念、特殊和一般、个性与共性的相互关系。如《列子·仲尼》:“白马非马,形名离也。”《庄子·天道》:“礼法度数,形名比详、治之末也。” 

  

 中国古代军事术语。论述的是军事谋略、作战策略等有关兵法的重要原则问题。《说文解字》释:“奇,异也。一曰不偶。”“奇”的本义是出人意外、变幻莫测。《说文解字》释:“正,是也,从止。”“正”的本义是正常、正直、正式、正宗。“奇正”概念与古代数学的奇、偶概念和余数概念有关。古人认为“余奇”即“一”,是数字变化的关键。只要手中留有“余奇”,就有可能造成任何变化。在军事上,机动力量也被称为“余奇。”古代作战以对阵交锋为正,社稷邀截、袭击为奇。如《尉缭子·勒卒令》:“故正兵贵先,奇兵贵后,或先或后,制敌者也。”《老子·五十七章》:“以正治国,以奇用兵。”

“奇正”首次出现于《势篇》:“三军之众,可使必受敌而无败者,奇正是也。” 曹操注:“先出合战为正,后出为奇”、“正者当敌,奇兵从旁击不备也。”“奇正”原指阵法中的奇兵与正兵,后引申为指挥军队作战方法的灵活选择。人们通常认为,用兵先出为正,后出为奇;正面为正,侧翼为奇;明战为正暗攻为奇等。孙子认为,奇正是可以互相转化的,在作战领域不能因循守旧、墨守成规。据《李卫公问对》所言,“正”一般指交战开始时投入、与敌做正面接触的主攻部队;“奇”一般指将军手中留下做侧翼接应或发动突袭的机动部队。只有“奇正相生”,才能奇思妙招、变化无穷。左思著《魏都赋》论曰:“毕出征而中律,执奇正以四伐。”可见,“奇正”论述的是作战样式和手段的变法和常法。现代军事用语中经常出现“奇兵”一词,指的就是“奇正”之意。

奇正相生

中国古代作战理论术语。此处指的是用兵作战要活用奇正之术,变化奇正之法。只要齐正结合,交替互生,无穷无尽,就可令敌莫测高深、决策失误、行为混乱势篇》:“战势不过奇正,奇正之变,不可胜穷也。奇正相生,如循环之无端,孰能穷之?”讲的就是战场“奇正相生”能够构建主动和有利的态势。李筌注:“奇正相依而生,如环团圆,不可穷端倪也。”何博士注:“奇正生而转相为变,如循历其环,求首尾之莫穷也。”张预注:“奇亦为正,正亦为奇,变化相生,若循环之无本末,谁能穷诘?”

用兵的基本法则是“以正合,以奇胜”,但孰为“奇”、孰为“正”,并无常规性定论,所以不能视为硬性的教条和规范。“奇正相生”就是要求作战用兵要随着情况变化而更换常法,或以奇为正,或以正为奇,使敌难以判断、莫从应付。如唐太宗所言:“以奇为正者,敌意其奇,则吾正击之;以正为奇者,敌意其正,则吾奇击之。” 

以正合,以奇胜

中国古代作战理论术语。“奇”与“正”是古代兵法的重要术语。《说文解字》释:“奇,异也。一曰不偶。”“奇”的本义是出人意外、变幻莫测,指的是作战的变法。与“正”相对。《说文解字》释:“正,是也,从止。”“正”的本义是正常、正直、正式、正宗。引申为一般的、常规的,在军事领域的是作战的常与“奇”相对。该术语首次出现于势篇》:“凡战者,以正合,以奇胜。”曹操注:“先出合战为正,后出为奇。”李筌注:“当敌为正,傍出为奇。将三军无奇兵,未可与人争利。”梅尧臣注:“动为奇,静为正;静以待之,动以胜之。”他们论述的都是作战应以正兵对敌以奇兵取胜的普遍性作战法则

在进攻作战时,在作战指挥上,遵守常规为正,灵活运用为奇。在兵力部署上,主力为正,部分为奇;牵制为正,突击为奇。在作战方法上,正面打击为正,侧后迂回为奇;明攻为正,暗袭为奇。在作战行动上,公开交战为正,隐蔽袭击为奇;示敌以真实情况为正,示以假象为奇。在防御作战时,“以正合”是以正面部队阻击敌人,“以奇胜”是以奇兵出敌不意,打击敌。“正”与“奇”相辅相成,“以正合”服务于“以奇胜”,正兵合战的目的是出奇胜敌。与此同时,“正”与“奇”又是相对的,可以以奇为正,也可以以正为奇,即孙子所谓的“奇正相生。”作战行动中的“以正合,以奇胜”的实现,能够形成较多的作战主动权。

善战者,其势险,其节短

中国古代作战理论术语。该术语出现于势篇“激水之疾,至于漂石者,势也;鸷鸟之疾,至于毁折者,节也。故善战者,其势险,其节短。势如弩(kuò,张满弓弩),节如发机(发射弩上的扳机)。”其中,“”,指的是态势;“”,指的是险峻;“”,指的是节奏”,指的是距离很近。杜牧注:“险者,言战争之势;发则杀人,故下文喻如弩。短,近也,言以近节也。如鸷鸟之发,近则搏之,力全志专,则必获也。”善战者,其势险,其节短”,指的是善于指挥作战的人,所造成的力量态势是紧迫而险峻的,所掌握的行动节奏是短促而猛烈的。

“势险”和“节短”是孙子关于向敌人发动攻击的两个重要的用兵原则。所谓“势险”,强调部队运动迅速,如“激水之疾(急速),至于漂石”;所谓“节短”,强调部队发起冲锋的接敌距离,要如同“鸷鸟之疾,至于毁折。”为了营造战场主动权,战前必须蓄力待发,造成像“彍弩”一样的态势,命令一下,如“发机”一般,突然、敏捷、迅速、猛烈、出其不意地攻向敌人,令敌猝不及防。东汉末年,袁绍于界桥战胜孙瓒就是遵循了此作战法则。

治  乱

中国古代军事术语。“治”的本义是治理、管理。如《战国策·秦策一》:“商君治秦,法令至行。”后引申为治理得好。如《管子·宙合》:“桀纣以乱亡,汤武以治昌。”《战国策·齐策四》:“于是举士五人任官,齐国大治。”“治”在军事术语中指的是队伍严整。《说文解字》释:“乱,治也。”“乱”的本义是紊乱、混乱。如《荀子·不苟》:“礼仪之谓治,非礼仪之谓乱也。”《汉书·礼乐志》:“世祖受命中兴,拨乱反正。”后引申为扰乱、败坏。如《后汉书·南匈奴传》:“勿贪小功,以乱大谋。”《韩非子·内储说下》:“大臣贵重……下乱国法,上以劫主,而国不危者,未尝有也。”“乱”在军事术语中指的是队伍混乱。

《势篇》所论“治乱,数也”,说的是军队的严整与否,取决于军队组织编制的科学与否。如果编制科学有效,那么,队伍就将严整有序;如果编制缺乏科学,必然导致队伍混乱不堪。即使是兵多将广,战斗力也难以发挥,作战效能也难以释放。对于部队治乱的辩证关系,孙子具有独到而深刻的认识,如示形惑敌,必须要自身坚定有序地部队管理,要千方百计稳己乱敌。展示给对手的表面上的混乱,是以己方队伍实质上的有序、有力、有效为前提的。具体地说,就是以己方严整示敌以混乱,前提就是自己的军队就必须强大而有序。“治乱”论述的是部队的管理制度的建设与落实,即现在所说的正规化建设。它深刻地体现了孙子辩证唯物论的哲学思想。